三国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ST文丑 楼主: ST文丑

[贴图]大学毕业七日游--追寻三国之旅(更新到第二天)

[复制链接]
缺了句号
鲜花 鲜花(0)鸡蛋 鸡蛋(0)
发表于 2006-7-4 23:5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姨赶快给精华,羡慕啊,以后去探询欧洲古城堡。
归帆去棹
鲜花 鲜花(2)鸡蛋 鸡蛋(1)
发表于 2006-7-5 00: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ST颜良在2006-7-3 3:39:27的发言:

  1、关对面的一条小道就是那传说中的落凤坡。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走着,也不知走了多远,左边的杂草中蓦然现出一碑,走进一看,竟是“汉靖侯庞凤雏先生尽忠处”。图2:尽忠处

  2、“尽忠处”旁有一庞统衣冠墓,称为“庞统血墓”。......至少罗江人都还记得庞统,乃至群家集资为其修墓立碑,并且香火不断。图3:血墓

  1、“落凤坡”、“尽忠处”,这些年代久远而又在历史上留名的小地方,我相信基本上都是后人编排的,并非历史原址,原址已不可考。但这确实没有关系,你仍会从中聆听到历史的风声,并发远古之幽思。足够了。

  2、庞统在演义中是一个悲凉的人物,与“卧龙”齐名却功业未竟而早殒,实堪痛惜!在后世,他不仅名声远不如孔明,就是香火也有天壤之别。这个衣冠墓里面真的葬过庞统的衣冠吗?完全看不出香火不断的样子,有多少人来过这里,并敬献一杯酒、一柱香或者一束花呢?唏嘘。

归帆去棹
鲜花 鲜花(2)鸡蛋 鸡蛋(1)
发表于 2006-7-5 00: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缺了句号在2006-7-4 23:51:56的发言:
以后去探询欧洲古城堡。

原来句号DD喜欢女吸血鬼?品味不凡嘛,有前途。

听说她们特别喜欢小男孩,尤其是象DD这样俊俏活泼聪明伶俐的。Good Luck。

佛剑分说
鲜花 鲜花(0)鸡蛋 鸡蛋(0)
发表于 2006-7-5 00: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寒,為什么會有落鳳坡故道這種詭異的東西。。。

道上還有墓。。。|||

~~千年輪回,平行世界,龐統雙鳳,落鳳古道,宿命之戰……怎么看都素很好地玄幻神鬼片的題材。。。

路宛兮
鲜花 鲜花(0)鸡蛋 鸡蛋(0)
发表于 2006-7-4 23:43:12 | 显示全部楼层

GG如果有时间可以到湖北来~~~~~

咏怀古迹的地方也很多的~~~

^-^

归帆去棹
鲜花 鲜花(2)鸡蛋 鸡蛋(1)
发表于 2006-7-3 10: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羡慕,佩服。这样的旅行真是太有意义了,别人可能不理解,但对于一位同样热爱三国的人来说,我很理解。这其实是在寻找深藏在心中的梦啊。

  一、激动,感动:

  【沿着古蜀道,经广汉、德阳、绵阳、梓潼、剑阁一线,从广元出川至汉中,到那些耳熟能详,令人热血沸腾的三国故地走一走。/来到金雁河旁,当年的金雁桥早已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座现代化的金雁大桥。我凝视着大桥,脑海中则构思着当年的战况。/出发前,我曾问决定与我同行的朋友:如果我们来到当年的三国关楼,只见到几处残留的断亘,寻到英雄的墓地,却只剩几抔凄凉的黄土,那你后悔与我同行吗?不善言辞的朋友回答说:即使那儿什么也没有了,只要有人指着一处断壁,或是一片荒地,肯定地告诉我们,这儿就是从前的葭萌关,那就行了!/他说:是个“假坟”。我高兴地笑了,真假有什么要紧,即使是一座“假坟”,人们怀念张任将军的情义却无论如何假不了的。】

  二、惆怅,唏嘘:

  【四周全是现代建筑,连问几位当地居民,竟无人知道谁是张任,更不用说张任墓的位置了。/于是我们坐一辆三轮到了文化馆,可馆里的工作人员没一个清楚。/然而到了文物管理局之后,我们的热情又遭遇到冷风。一位年轻女工作人员正从屋里走出来,听完我们的叙述,她敷衍了事地说。/墓所在地桅杆村一组的村民……不知道张任生于何时,是什么人。】

  三、开心,欣慰:

  【下午六点三十分,我们在乡间小路上走到脚底发酸的时候,终于找到了张任的衣冠墓。】

  四、希望,拜托:

  楼主到了剑阁,如果可能的话,找找看有没有张郃的墓,有的话拍张照片传上来。

ST文丑
鲜花 鲜花(0)鸡蛋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06-7-3 13: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支持~我的旅行已经结束,是从6月20日到6月26日,这两天就在整理,准备发上来。
有这样一个问题,就是魏国的很多武将由于百姓对其并不是很熟悉,加之时日已久,所以恐怕找不到了。
沿途只有一个邓艾墓,还因行程安排不当而错过了。
因为是在蜀国故地,所以多是蜀人墓:一路寻访到的墓地有张任、庞统、费祎、蒋琬、姜维、诸葛亮、鲍三娘、张琪瑛(张鲁女)墓
ST文丑
鲜花 鲜花(0)鸡蛋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06-7-3 03:46:2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天
ST颜良
鲜花 鲜花(0)鸡蛋 鸡蛋(0)
发表于 2006-7-3 03:39: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

一大早,我和朋友又踏上了寻访庞统之路。德阳市罗江县的庞统祠墓和落凤坡无疑是今天的关键词。汽车出了城,渐渐感受到野外的气息。起伏的山路和远处连绵的群山,终于让我开始激动。这种激动,是在喧闹的市区所找不到的。
我们从汽车上下来,又沿着公路走了半个小时,便来到白马关门前。白马关是金牛古道上的一处要塞,关门内是庞统祠墓,关对面的一条小道就是那传说中的落凤坡。我们决定先去落凤坡走一走,再回头来庞统祠墓。
小道穿过几处民宅,两旁的树木杂草渐渐多了起来。走在古朴的石板路上,想到自己所经过的每一处,都可能见证当年庞统的足迹,整个人都特别振奋。听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我感到两旁的的树林中暗藏着杀机。我与朋友四处张望、指点,周围任何一丛看似平常的杂草中说不准就曾潜伏过一名手持弩机的士兵呢!
落凤坡古道
近年重立之落凤坡碑

落凤坡,多少次我在梦中徘徊的地方,今天终于到了!除去坡不如想像中的陡以外,每一处竟都与梦境那么吻合。我好像到了一个常来的去处,周围的一切都那么熟悉、亲切。我不禁怀疑,难道这又是一个梦?只不过这梦是那么温馨、感受是那样真切!我想,身在此间,从今便这样沉醉不觉,也不枉此生了。而每至一险要之处,我又总认为它就是当年庞统遇难的地方,然后与朋友争论一番。最后的结果当然是不了了之,因为过不了多远,似乎又有一处更为适合的地方。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走着,也不知走了多远,左边的杂草中蓦然现出一碑,走进一看,竟是“汉靖侯庞凤雏先生尽忠处”。碑上的字已风化难辨,依稀可见起首为“此地古之落凤坡也”,落款是“大清道光七年”。此处的地势倒不及先前几处险要,但是“尽忠处……”这三个字实在太让人震撼了,如同一枚重磅炸弹突然落在我的跟前。没有丝毫的心里准备,没有半点的事前征兆,我的脑中全是空白:一不留神,人生中某个具有决定意义的事件便发生了。凤凰涅磐,也只在一个偶然的瞬间。
图2:尽忠处

“尽忠处”旁有一庞统衣冠墓,称为“庞统血墓”。触景生情,我不禁想起演义里的童谣:“一凤并一龙,相将到蜀中。才到半路里,凤死落坡东。风送雨,雨随风,隆汉兴时蜀道通,蜀道通时只有龙。”只可惜庞统功业未成,将一腔热血都洒在了落凤坡。我又想起昨天在乡间荒芜之处所见的张任墓,那种孤寂与凄凉,真是没法用语言来形容。相比之下,至少罗江人都还记得庞统,乃至群家集资为其修墓立碑,并且香火不断。仅此一点,凤雏可以含笑于九泉了。
图3:血墓

白马关
庞统墓
庞统祠与祠内的龙凤柏

庞统祠北有一名为“八阵图”之处,是古绵竹关所在地,传说当年诸葛瞻父子在此抗击邓艾时曾布下八阵。这里怪石磷峋,人烟稀少,走在其中,有一种神秘莫测之感,还真如同进入八阵。我们足足走了两个小时才穿出山道,然后坐车到绵阳。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7-4 3:59:59编辑过]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ST文丑
鲜花 鲜花(0)鸡蛋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06-7-3 03:38:2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天

广汉--古雒城是我们此行的第一站。6月20日下午,我们从成都昭觉寺车站坐车出发,不到一个小时即抵达广汉城区。
古雒城始建于东汉时期,面积为1.7平方公里。城墙历经多次战乱屡遭破坏,明、清及民国时期曾几度修筑。1982年以来,先后在现存的东南、西城墙附近发现、发掘出土大量“雒城”、“雒宫城壑”铭文汉砖砌筑的古雒城遗迹;现南城墙上还镌刻有“大清咸丰拾壹年滇匪犯州界,重修垛碑”等历史记载。遗址上新建了仿古城墙,城墙内是一个公园,城门即是公园入口,其上书有“雒城”二字。公园内幽静、典雅,亭台楼阁、花木水榭的布局错落有致,别有一番风情。里面有一个戏台,满座皆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自编自导,上演着古老的曲目,为雒城增添了几分历史的厚重感。

雒城与成都近在咫尺,而一代奇才庞统却倒在了胜利的前夕。当年,庞统从涪水关(今绵竹)取小路攻雒城,却在落凤坡遭到蜀中大将张任狙击,饮恨而亡,令人扼腕叹息。我虽然痛惜庞统,却也敬重张任。他在其后抵抗刘备入蜀的雒城守卫战中,败于城北金雁桥,不屈而死,也是条响当当的汉子。演义中说刘备将张任“葬于金雁桥侧,以表其忠”,今既到此,怎么能不去祭拜张任将军呢?
来到金雁河旁,当年的金雁桥早已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座现代化的金雁大桥。我凝视着大桥,脑海中则构思着当年的战况。然而放眼望去,四周全是现代建筑,连问几位当地居民,竟无人知道谁是张任,更不用说张任墓的位置了。

心中失落之余,我们又问了几人,还是无果。有人建议我们去当地文化馆问问。于是我们坐一辆三轮到了文化馆,可馆里的工作人员没一个清楚。他们说,这种事情还得是文物管理局的人才知道。然而到了文物管理局之后,我们的热情又遭遇到冷风。一位年轻女工作人员正从屋里走出来,听完我们的叙述,她敷衍了事地说道:张任墓早没有了,具体位置也只有考古人员清楚。我不甘心,走进办公室想问问其他人,谁料里面已是空空如也,看看时间,才四点过。我开始想放弃了,1700多年前的一个无名的将军,真的还能留下一点什么吗?
就在我们陷入绝望的时候,文物管理局门口一个看门的老人说话了:你们找张任墓干嘛?我们告诉他,我们是三国爱好者,前来寻访三国遗迹。老人对我们的行为非常不解,说:很久以前是有个张任墓的,就在金雁桥对岸的北外乡,但是早就没了,原来的地方已是一片荒地。我眼睛一亮,看到了一线希望,想再问具体些,老人却不再回答,只是一个劲儿地说:没意思,去那儿干嘛,去了也看不到咯!
我想,老人是不理解我们的心情才会这样说,因为他心目中的旅游者是一定是为着雄伟壮丽的景观,而区区一个无名而孤寂的张任墓,又有什么值得看呢?
出发前,我曾问决定与我同行的朋友:如果我们来到当年的三国关楼,只见到几处残留的断亘,寻到英雄的墓地,却只剩几抔凄凉的黄土,那你后悔与我同行吗?不善言辞的朋友回答说:即使那儿什么也没有了,只要有人指着一处断壁,或是一片荒地,肯定地告诉我们,这儿就是从前的葭萌关,那就行了!说完,我们都笑了,笑这世上恐怕再难有一个和我们一样志同道合的痴人。
我们决定去北外乡。老人大惊:这么远,去了什么也看不到,不要去了!我们留下一句“谢谢”,告别了老人。十多分钟后,我们坐车来到了北外乡。又询问了几位村民,仍然无果。这时,有人建议我们去乡政府问一问。虽然有了先前的经历,我们仍然决定试一试。令人惊喜的事终于发生了,有位乡干部告诉我们在北外乡桅杆村有张任的衣冠冢。他说:是个“假坟”。我高兴地笑了,真假有什么要紧,即使是一座“假坟”,人们怀念张任将军的情义却无论如何假不了的。
下午六点三十分,我们在乡间小路上走到脚底发酸的时候,终于找到了张任的衣冠墓,原墓碑是清嘉庆十四年所立,上书“汉将军张公任之墓”八个字,已毁,现碑是广汉市人民政府1990年所立。墓的土堆也早已经没有。如果不是一块碑,真的如那老人所说,什么也没有了。
我对着墓碑三鞠躬,拍下了这张照片。

一路上,我了解到:墓所在地桅杆村一组的村民都知道张任,虽然他们不知道张任生于何时,是什么人,但是因为一座衣冠墓,张任的名字确实留传了下来。新碑后有说明:建安十九年,刘备攻雒城,任勒兵出雁桥,战复败,不屈死。后人嘉其忠义,修筑祠宇。是了,一座衣冠墓能保存多久,是“忠义”二字,才让1700多年前的一位普通将军的名字得以留传下来……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7-3 6:27:46编辑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三国在线 ( 豫ICP备11015806号 |

GMT+8, 2017-9-21 14:52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