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38|回复: 2

周恩来论项羽拿破仑

[复制链接]
智慧的小船
鲜花 鲜花(2)鸡蛋 鸡蛋(1)
发表于 2015-6-16 17:2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项羽拿破仑优劣论

周恩来

时势无百年而不变;英雄无百年而不产。有时势之英雄;有英雄之时势。鸡鸣起舞,击楫中流,待时而动,乘机而起,时势所造之英雄也。登高而呼,奋臂为倡,发前人之所未发,行前人之所未行,造时势之英雄也。有英雄然后有时势;有时势然后有英雄,二者相侔并举,以演成世界之进化,物质之文明。是英雄也,时势也,须臾不可离异,二而一,一而二也。然而古今中外,史册所照耀,人民所崇拜者,无虑数千百,其不入于时势所造之英雄一流,吾殊未之多见也。
呜呼!英雄不足以造时势欤?抑时势之变,无待英雄为之政耶?昧昧我思之,知百年时变,非理之爽也;因果相循,又无俟英雄之产也。是故尧舜揖让,夏禹终以传子;桀纣暴虐,商周遂移国祚。有成汤之盛迹,斯成幽厉之骄淫;有群雄之割据,遂演秦皇之混一。诸子扰扰,祖龙乃肆意坑儒;五胡攘攘,中原遂遍染腥膻。文至六朝,绮靡极矣,昌黎因之起衰八代。道达宋明,言行判矣,阳明以之知能合一。种祸种福,执之者非秉超人之力、绝俗之智,亦应时势之所促耳。若是者,时势所造之英雄乃产,而无名之英雄亦与以俱生。其成也幸,其败也宜,即斯人不出,亦有取而代之者,非谓秦无人也。
时势之英雄,固若是其众也,然非吾之所论于项羽、拿破仑也。夫二氏,世界之怪杰也。具并吞八荒之心,叱咤风云之气;勇冠万夫,智超凡俗;战无不胜,攻无不取;敌邦闻之而震魄,妇孺思之而寒胆;百世之下,犹懔懔有生气,岂仅一世之雄哉!是犹其勇之著于外也。若其关系于世界之进退,人类之盛衰,又非一时豪俊、二三学者所可同日而语。虽以帝王之尊、宗教之力、金钱之势,莫以易之。故二氏者,吾之所谓造时势之英雄也。
盖项羽生当秦乱天下,结舌之秋,苛政虐民,不胜其扰,揭竿思起者处有其人,此所谓产英雄之时势也。果耳渔阳鼓,动地而来,振臂一呼,群雄蜂起,亡秦在即。但秦固灭六国,一四海者,是以咸立六国后,以为号召之标,抗拒之方,莫是若矣。项梁沛公,遂景然从之,于是春秋战国之局复开,群雄割据之基遂始。人民积数十年之抑郁,一旦得泄,铤而走险,群趋于战。加以圣贤道绝,仁义不施;上残其心,下仿其行;暴虐恣厉,欺伪诈诱;民风不古,民俗日偷;长此因循之,危其殆哉!而项羽适于是时以不世之姿,绝俗之志,奋然而兴,为破天荒之举,知中原之不可割裂也。并吞群雄,以立一统之基,知义帝之不足以有为也,弃之楚湘,以促帝业之成。救赵为义,乃杀卿子冠军,取而代之。诈杀不仁,卒舍沛公于鸿门之宴。破釜沉舟,背城借一智也。一炬阿房,以绝祸源勇也。至于乌江自刎,则因八千子弟,尽罹兵刃,无面见江东父老,遂与同尽,又何其义也。虞姬骏马,垓下兴悲,一往情深,又岂沛公之见宫室美女欲居,置父死而不顾,傲谒韩信,倨见英布,烹狗藏弓,伪诈相欺之流哉!故沛公之成,非沛公之力,项羽使之耳。史公兴暴之语,明项羽非时流也。设羽亦若沛公之伪接臣下,以利相炫,则从龙之士,又何至不奔羽而投刘哉?然羽之不若是,亦正表其欲挽颓风,救恶俗耳。此项羽之所以为项羽,汉高之所以成帝业也。
至若拿破仑,生当欧洲黑暗之世,君权专横,思想蔽塞,无学术之称述,鲜工艺之发展,其愚鲁之状,殆有甚于秦际。而道德不讲,礼义丧亡,且又过之。于是宗教家戚然忧之,思振兴圣道,以宗教济道德之危。但人微言轻,习染依然,人手圣经,终无补于大事。所谓口圣贤而行盗跖者,比比是也。而拿氏乃以百世之雄,万人之勇,出现于寂寞无闻之科西嘉岛。放眼太空,知非以武力不足转移世俗,启发文明。于是潜心青年,以待高飞。果尔出,未数稔而路易命革,总统位跻,外征不庭,内服黎元,知专制之不可以久存也。卢梭民约,乃得借以发扬。视他邦之溺于虐政也,平等自由,乃得深中人心。一转人民之思想,齐趋之于爱国保种之道,而又以接替无人,卒被全国人民之拥戴,身跻大宝,以思造福欧人。盖彼之爱自由平等,实过于当时民众,其所以舍共和而趋专制者,亦时势所然,不得已也,要岂后世之所得引为藉口哉。是以拿氏之兴,不仅系成败于法兰西已耳。欧洲十八世纪之文明、民权之扩张、白种之强盛,皆于彼有莫大之关系焉。设世无拿氏,法兰西革命,决不至迁延若是其长。而欧洲各帝国,亦必攘臂以助法王,回复旧业,使美之共和,不稍存于欧土。则十九至二十世纪,亦犹前之黑暗,又何至有新文明之盛发如今日哉!
盖时势之变迁也,因果相循,仅司其渐,若转移绝大之风气,于刹那时间,则非如项羽、拿破仑之怪杰不为功,此造时势之英雄之产所仅见也。
且不仅此也,事不以成败论,圣贤言行所以流传于后世者,其于当时多不见容。获麟,叹大道沦丧;传道,遭异教排挤。菩提树下,释迦见逐。寂寞山中,老聃自隐。而乌江自刎,荒岛凄凉,感慨身世,同一悲哀。是知道之大者,其感人缓且深;德之浅者,徒动于一时。造时势之英雄,诚非时势所造之英雄所可跻及。此项羽、拿破仑所以为天下之怪杰也哉!

【解说】
○上文引自《周恩来早期文集》上卷,中央文献出版社、南开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258页。
○此文为周恩来1916年所写作文,时年18岁,是为南开中学学生。教师评语:“原心立论,痛快淋漓。”
○宁按:就知史述史而评,可谓之通,就评人论事而言,堪为雄谈。作者以犀利的目力发见了他人所未曾及的细处,以精辟的语言道出了他人所未曾说的深处,作为一位中学生,能有此识此论,诚难能可贵。
鲜花 鲜花(0)鸡蛋 鸡蛋(0)
发表于 2015-6-17 11:37:41 | 显示全部楼层
项羽勇猛无敌、力气大可以举鼎,但是过于刚愎自用,常常不听人言,又妇人之仁,导致最终败亡,真是可惜
玉龙子
鲜花 鲜花(5)鸡蛋 鸡蛋(0)
发表于 2016-2-16 18: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诚然以一十八岁青年能写此文章,也是人杰无疑。
项羽拿破仑共同点是双方是以力驾人之霸者,无论个人才智如何过人,最终不敌群众之力量。
刘邦则善于把握众人之才智而成事。 拿破仑也是被各国之联军打败。
盖时势造的英雄易成,造时势的英雄易败。 “虽有实力,不如乘势。“
[发帖际遇]:玉龙子 孔雀台上唱征服,引起众怒。损失 11 ¥ 友盟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三国在线 ( 豫ICP备11015806号 |

GMT+8, 2017-11-23 11:56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