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友盟管理员 楼主: 友盟管理员

万圣节小伙伴们抱团讲鬼故事了,吓哭一律有赏!!

[复制链接]
xikey
鲜花 鲜花(1)鸡蛋 鸡蛋(0)
发表于 2013-10-31 15:3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50

colus 发表于 2013-10-31 13:05
时间:午夜12点至凌晨2点
人物:4个人
地点:一个空旷无障碍的大房间,不开灯

没有明白在说什么。。
每一次出发,目的地不都应该是有人的么?
[发帖际遇]:xikey 落凤坡帮庞统挡箭,疗伤花费 1 ¥ 友盟币.
xikey
鲜花 鲜花(1)鸡蛋 鸡蛋(0)
发表于 2013-10-31 15:57: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50

听老人说,镜子是世界里最阴的东西。白天没事,晚上就会吸食人的阳气和魂魄。所以晚上2点以后,不要照太久镜子。因为这个,我从小到大都对镜子避而远之。

  我是独生子,有个算命的说我阳气过盛,可能会引来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就给我一道符,说叫我好生保管,很有用。可是那天我的那道符丢了还是没了,反正就是找不到。从小到大我也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我没在意。

  有一天,我去剪头发(镜子都很大),我发现了一件怪事,我发现我的脸好像在变形,越来越狰狞,眼睛深陷,皮肤渐渐变黑。我吓了一跳,叫了一声!那理发师问我怎么了,我指着镜子;“镜子,镜子!”可我一看,那还是我啊,难道是我幻觉吗?

  我的生活变得越来越怪,经常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你旁边飘过。一天晚上,很热很热,我迷迷糊糊挣开眼,看见一个小女孩坐在我身上,掐着我的脖子,我撕心裂肺的叫喊,我妈冲了进来,问我干什么。我就说我刚刚感到有人在掐我脖子。

  我妈脸一下变黑了,问我;“那道符呢”“丢了”我回答“什么丢了,这下糟了”

  “为什么啊?”

  “没时间了,快,去你爷爷家”

  我一直在车上问妈妈为什么,我妈妈才回答;“你从小就阳气重,特别容易被一些东西缠身,而且那道符是你的护身符,丢了的话,会招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棒”一声撞击的声音发出,原来是撞的一只狗了,我妈要把狗弄出来,我妈下车后,我感觉有人坐在我旁边。突然一只手抓着我的脖子,是上次的小女孩!接着一个人打开车门,是我妈!

  不,不是“你以为我是你妈吗,其实你妈早死了,只不过是我进入她的身体来骗取你的阳气而已,那天你在洗澡,却把护身符丢在了门口,几年来,就是因为这个,我才吸食不了你的魂魄,而今我把它烧了,你就是我的了。”说完她大笑

  我刚要说话,我身后的手一掐。我迷迷糊糊看到了我的爸爸!他也像妈妈那样对我说话!
saltprune
鲜花 鲜花(0)鸡蛋 鸡蛋(0)
发表于 2013-10-31 16:56: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50

 这件案子发生在90年代初的时候,天津机务段,在现在的普济河道立交桥下,是归属北京铁路局管辖,天津机务段负责火车机车的日常维护检修,其中有很多的过往货运列车,当时货运管理并不严格,所以有工人偷窃货物的情况,当时的大米,电器,服装,凡是能拿走的,都要丢失一些.工人们偷来的东西拿家自用或者变卖.  
    某一次,一列经过天津的油罐车在例行检修后,开往了河北某地的化工厂,当地的工人打开油罐车低部的阀门,开始卸油,突然发现有一罐车阀门打开,却怎么也排泄不出油来,可是用竹竿检测,发现罐车还是满的,似乎里面阀门被什么堵塞住了,当地的工人就只好从上部打开盖子,抽油出来,漫漫的油见底了,发现罐车里面有某个东西堵塞住了排油口,没办法,只好派个人进去清理,下去个工作人员,仔细一瞧,大吃一惊,原来是爬着个死人,这下事情大了,叫来了当地的公安,把人捞上来一看,穿着铁路的工作制服,胸前还有个工作牌,一看是天津机务段的,立刻联系了天津的警方,派人去调查接受这个案件,后来经过分析,估计是该人准备偷油,然后找来了桶,从上面捞油,此时列车突然启动,这人站立不稳,一头栽了下去,掉进了罐车里,由于油比水轻,此人根本无法漂浮上来,并且里面四壁光滑,就这样活活淹死了.找到了该工人家属,我陪同去了,因为这事也不光彩,不知道怎么安慰这家属,他留下了个5岁的女孩,似乎还不知道所发生的一切,我过去抱抱孩子吧,孩子说:爸爸口渴了,爸爸口渴了.
我告诉孩子说爸爸累了,他睡着了.孩子还说:爸爸前天晚上回来了,说他口渴了,找水喝,过了一会就走了.我要给他水喝.听到这些我一楞,每次回想起小女孩的话,不免叹息,也许这么离奇的死亡,确实口渴吧.有天津机务段的熟人的话,可以打听下这个故事.
saltprune
鲜花 鲜花(0)鸡蛋 鸡蛋(0)
发表于 2013-10-31 17:03: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50

搜索天津刑警奇闻录,你懂的。
似水年华
鲜花 鲜花(14)鸡蛋 鸡蛋(3)
发表于 2013-10-31 17: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50

第一道菜~~~~先来个小清新的吧~~~~    


《天使》

    这个世界,充满着突如其来的变故。
    他是一名矿工,整天在黑漆漆的地下世界里作业,阳光是离他最远的东西,而死亡则离他最近。
    有一天,矿井出现了塌方,他被活埋了。
    他放声呼救,却没有听到一句回答;他奋力向上挖掘,手指都磨破了,依然没有看到光明。无论他怎么歇斯底里,都没有一丝希望眷顾他。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虚弱到极点的他渐渐绝望了,他悲哀地寻思:还是放弃吧,让自己有尊严地去死!只是可怜了自己的老婆,这么年轻就要做寡妇。
    突然,他面前出现了一缕亮光,亮光的中央,悬浮着一个天使模样的小女孩,她冲自己微笑,说:“加油!”
    莫名其妙地,他竟有了力气。在这位天使的鼓励下,一寸一寸艰难地往前匍匐。
    困难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考验他,就在他用手指开路的时候,一块石头掉下来,砸断了他的小拇指。剧烈的疼痛让他浑身颤抖。
    天使走上前去,拾起他被砸断的小拇指,说:“我替你保管着!”
    天使带着他继续向前爬行,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突然,面前出现爆破的声音……他获救了!
    半年后,他离开矿井,开始了一段全新的生活。
    一年后,妻子怀孕了,生下了一个孩子。是个小女孩!
    让他惊讶的是,当他把自己的女儿抱在怀中的时候,骤然发现,这张脸是那么的熟悉!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女儿的右手,居然有六根手指!
[发帖际遇]:似水年华 孔雀台上唱征服,引起众怒。损失 4 ¥ 友盟币.
似水年华
鲜花 鲜花(14)鸡蛋 鸡蛋(3)
发表于 2013-10-31 17: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50

紧接着第二道~~~~~~~~该往重口味靠靠了吧

     《画魂》

      丁小玲下了夜班,急匆匆地往家赶。
    走到巷口,她看见一个人坐在路灯下,身前放着一块画板。
    经过他身旁的时候,她好奇地瞥了一眼。
    画纸上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孩。
    丁小玲顺着他的视线朝对面瞅,四周黑乎乎的,依稀看到墙角下搁着一把椅子,空空的没有人。
    她不由得心头一颤,快步朝前走去。
    此时,身后传来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马上就轮到你了!”
    丁小玲一下子停住了脚步,缓缓地转过了头。
    “你在和我说话吗?”
    “有人托我给你画张像!”
    “是谁?”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丁小玲的脸唰地一下白了,她慌慌张张地朝前跑。
    可是跑着跑着,她发现自己又跑回到了巷口。
    还是那个画师,依然坐在路灯下。
    她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不画完这幅画,你是走不出这个巷子的!”画师冷冷地说道。
    丁小玲木然地坐到了那张空椅子上,手脚冰冷。
    对面的画师戴着渔夫帽,一张脸埋在阴影里,看不清楚相貌。
    画师的速度奇快无比,没几下,一张素描像,便呈现在了她的面前。
    “画得真好!”丁小玲的声音有些颤抖。
    他摇了摇头,似乎不太满意。
    “我可以走了吧?”
    “眉毛应该再细一些,鼻子应该再挺一些……”他自顾自地念叨着。
    “喂……”丁小玲不得不大声吼道。
    画师从地上捡起一块脏兮兮的橡皮,轻轻擦去了画中人的眉毛。
    丁小玲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她用手一摸,自己的眉毛居然不见了。
    她起身想要逃跑,可身子仿佛被钉了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画师继续擦去了她的眼睛。
    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让她眼前一片黑暗。
    她想大叫,可是嘴也被擦去了。
    画师疯狂地擦拭着画纸,直到那上面变成了一片空白……
    他站起身,吹掉了上面的橡皮屑,嘿嘿地怪笑了两声,匆匆地消失在了夜幕中。
    一阵风吹来,地上的橡皮屑像骨灰般,缓缓地朝前滚动。
[发帖际遇]:似水年华 帮赵云找到阿斗,获得赏钱 4 ¥ 友盟币.
尹一朋
鲜花 鲜花(38)鸡蛋 鸡蛋(6)
发表于 2013-10-31 18:01: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50

祖侠奇遇 (原创)

本帖最后由 尹一朋 于 2013-11-6 10:50 编辑

       南北朝时候,南朝有个名叫祖维简的壮汉游侠,为人豪爽,头裹青巾,年轻时游走江湖,为人还算厚道,那些游手好闲之辈也不敢惹他;他还自比晋代曾经上山杀虎、入河刺蛟的周处。

      话说这天傍晚,祖维简在庞老汉那里喝了些酒,自己酒量很一般却逞强多喝了几盏,稀里糊涂、踉踉跄跄的赶夜路归家。忽然听到身后有隐隐约约招呼他的声音“小祖......小祖......”祖维简回头一看,是个陌生人,头发蓬松,衣衫褴褛,个子不算高,脚蹬破草鞋。那人说赶路又渴又累,问祖维简能否背他走一程。祖维简爽快地答应了,心里却嘀咕一个陌生人怎么认识自己?

      祖维简背着他走啊走,越走感觉越累,后来实在背不动了,就说能不能歇会儿。那人不作声……祖维简再三询问,谁知听到了几声“哞……哞”的叫声,祖维简感觉不对,连忙把那人往地上一放……仔细一看,是个野牛。这时天渐渐亮了,祖维简宰了野牛和乡亲们一起吃牛肉、喝牛骨汤,还把牛角拿去找工匠做了一个带着牛角的头盔。

       几个月以后,祖维简赶着马车去拉石料,半路遇到一位外乡人打扮的妇人求搭车。祖维简想也没多想就让她坐在车上。路上那个女人说如果一个女子没了夫君会是很痛苦的事情,自己的夫君已经好几个月没看到了。祖维简把有一次遇到野牛的事情随口说出来了。那妇人让祖维简回头看看,祖维简问她“你快到了吗?”回过头来,一看是个母牛,当时吓得晕了过去。

       祖维简醒来时周围都是乡民们,他把自己奇怪的经历跟众人说了,大伙都感到非常蹊跷……

[发帖际遇]:尹一朋 白楼门上生擒吕布献于曹操获得 5 ¥ 友盟币.
ballball
鲜花 鲜花(1)鸡蛋 鸡蛋(0)
发表于 2013-10-31 18: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50

一位妙龄女子喜欢深夜回家,一次半路上突然被人跟踪,她疾步而行,对方也快步如飞;她紧跑几步,对方也能跟上,女子开始毛骨悚然了。在经过一处墓地时,她灵机一动,钻了进去。不料,那人也跟了进来。女子干脆就在墓碑前坐下,深深吐了口气说:“终于到家了!”
跟踪者撒腿就跑。

又一次,妙龄女子独自回家时,又被人跟踪,有了上次机智脱险后,她对自己有了信心。经过墓地时,她一步跨进去,在墓碑旁躺下,深深吐了口气说:“终于到家了!”
奇怪的是,跟踪者也在她旁边躺下,开心地叫道:“哈!原来我们是邻居!”
妙龄女子听后撒腿就跑。
[发帖际遇]:ballball 长坂坡围观赵云,不幸被波及。疗伤花费 1 ¥ 友盟币.
汉丞相
鲜花 鲜花(5)鸡蛋 鸡蛋(4)
发表于 2013-10-31 19:0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50

我是路过打酱油的
zhong110
鲜花 鲜花(0)鸡蛋 鸡蛋(5)
发表于 2013-10-31 19:4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50

有个男人,他横穿一片草甸子。 太阳很热,把整个草甸子都晒蔫了。可是,他走着走着,却突然感觉到脊背发冷。 他回头看,除了一条时隐时现的土道,啥也没有。 他继续走。走了一段路,仍感觉芒刺在背。 他再回头,还是啥也没有,荒草连天。 他疑惑地想,真是怪了。 当他第三次回过头的时候,吓傻了,他这次看见了那个东西! 那个东西的眼睛绿绿的。 最早这个男人认为它是狼———尖尖的耳,绿绿的眼,长长的尾巴拖地,当然是狼!但是,后来他一口咬定它不是狼。 男人一下丢了魂,他愣愣地和那个东西对视一阵,猛然转过身,撒腿就跑。 那个东西在后面追。 他跑了一段路,回头看,它跟在后面,不远不近,还是刚才的那个距离。 他根本甩不掉它。他慢下来,它也慢下来。 他蓦然感到他的奔突是徒劳的。 他停下来,回头久久地看着它。终于,他发疯了似的吼叫起来:滚过来吧!它却心不在焉,转头看别处。 他快崩溃了,双膝一软,朝它“扑通”一声跪下去。可是,它好像不懂这是啥意思,眼睛一眨一眨地看。
他起身继续走。 可是,他的腿如筛糠,已经走不了了,他就在地上爬。
他不适应这种走法,爬得太慢了,那个东西渐渐接近了他的屁股。
他的四肢同时抖动,爬都爬不了了。他转身坐在荒草上,惊恐地回过头,看它。 它也看他。 他和它是那样近,他甚至看见了它的眼角有一颗眼屎,它的嘴角挂一根草棍儿。 天很蓝,草甸子一片寂静。它和他就那样对视着。 突然,它朝他笑了一下。那绝对是一个人在笑!而且十分熟悉,可他就是想不起来是谁!这个人好像已经不会害怕了,他只想死个明白。他使劲地想,想是谁的笑这么熟悉…… 那东西更近了一步,用两只前爪支地,坐在人对面,还在笑。
“想起来了吗?”它突然说话了。 他像被催眠了一样,乖乖顺着它的话回想早已逝去的岁月。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小时候玩耍的场景。 那个东西说:“朝前想。” 他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他出生的那个厢房。 那个东西说:“再朝前想。” 他的脑袋一片黑暗再没图象了。 那个东西又笑了起来,耐心地说:“我提示你一下,那一世,你是狼。再想一想。” 说完这句话,它的脸突然扭曲,凄惨地嗥叫起来,那声音极其难听! 然后,它说:“想没想起来?你从早到晚都这么嗥叫……” 那嗥叫声蓦然使他嗅到了荒草的气息,月亮的味道,寒风的冷清。 那个东西盯着他的眼睛说:“那一世我是人,在这片荒草甸子上,你吃掉了我,你忘了?一个夜里,风很大。再想一想!” 它猛地把人扑在身下,那尖利的牙齿逼近人的喉管:“我再告诉你,你就是这样咬断我的喉管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三国在线 ( 豫ICP备11015806号 |

GMT+8, 2017-9-24 13:08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