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032|回复: 11

[圣斗士] 【原创】如果失足擦肩而过(纪念2012.5.30)

[复制链接]
景天阳雪
鲜花 鲜花(6)鸡蛋 鸡蛋(0)
发表于 2012-5-30 09:56: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景天阳雪 于 2012-5-30 10:36 编辑

                                     如果失足擦肩而过                                                                                                    
                                                                                              景天阳雪

        对于人来讲,什么才是真正的犯罪呢?在微观上看,杀人放火、偷抢拐骗诚然是,在宏观来看,强行推翻陈旧的制度,实施一套更有利于人民的法律,这样也算有罪么?很多时候,道德和法律是相违背的,人性本质也是和现行法律相冲突的,如此而言,是服从好还是反抗好?对于某些人来说,也许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身人格的完善。当然,所谓“完善”二字,也是建立在传统道德和法律框架下的说法。那么,究竟摆脱束缚自由翱翔,还是在一定的前提下进行人格塑造?
        撒加,一个成为王者(教皇)的黄金圣斗士;加隆,一个成为海斗士的黄金圣斗士,两个原本同卵同胞的兄弟,在偶然又必然的情况下,走了两条截然不同的路。从法律的角度来看,两个人都“犯罪”了——不管是从“神”的角度来说,还是从“人”的角度来看,他们都犯了滔天大罪——撒加是“反组织罪”,加隆是“反人类罪”。在圣斗士的世界里,“神”代表着比法律更高的标准和规范,而“人”的标准,也不过是教皇的正统性而已。从这个层面上说,加隆逆天,撒加逆神。总之两个人在定性上都是大逆不道。撒加无法完全藐视现行法律造成了自己和周围人的悲剧;逆天的加隆或许只是造成了其他人的悲剧,从他自身来讲,不管好坏,事情做了就是做了,这一点要比撒加坦荡得多。撒加不敢爱恨——从客观角度讲,爱恨过于深刻的话,其他人很可能无法承受,这或许可以概括为中国“中庸之道”的要点之一。加隆鄙视撒加的虚伪,但并不是像小孩子一样敢爱敢恨就是不虚伪。诚实过头了会两败俱伤。撒加的致命之处在于想藐视“法律”到最后又没有真正反抗,只能在自我矛盾中活过短暂的一生。如果反抗,就开天辟地,亘古无悔,不然,就做一个普通的黄金圣斗士。做伟人是要付出代价的,且赌注很大。赌输了,不仅亲情友情爱情毁了,连最宝贵的名声也要毁了。要推翻圣斗士世界现有的“法律”,绝对是一条没有回头路的行程。想好了,才能出发。
                                 ——谨以此文献给双子兄弟54岁(2012.5.30)诞辰
景天阳雪
鲜花 鲜花(6)鸡蛋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2-5-30 09:5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景天阳雪 于 2012-5-30 16:01 编辑

        一地碎片,拼成一世记忆。他的记忆,要从何说起?
        四千多个日夜,对于很多人来说,日光之下,并无新事。而对于他来说,工作中或许无甚新事,但记忆却每天辗转一个轮回。
        他做的,其实也只是一份工作而已。只是这份工作,是那么的与众不同。他一直自信能够胜任,当然后来结果证明他不仅胜任了,还能做得很好。只是这与众不同的工作,让他付出了太多的代价。人世间最宝贵的东西,亲情、友情、爱情,都要统统抛掉。甚至连所谓的信仰,都要果断诀别。其实,不管想要什么,想做什么,都要付出相应的甚或更大的代价。
        自从将自己的亲生弟弟封入海牢的那一刻开始,他封死了自己,尽自己最大努力霸道地隐匿自己的阴影。可事实上却是把自己“神性”的那一面完全分离出去了。当初父母为他们起名时就已在其中蕴含了寓意吧,一个成为英雄的传说(saga),另一个则是英雄传说的二重奏(kanon)。
        在这之前,他对每个人都很好,在圣域学艺的弟弟们都很尊敬他,称他为偶像。但他的好不同于艾俄罗斯那种邻家大男孩般,而是像远离一切,虽脸上总有微笑,但让人感到强烈的疏离感,永远无法进入他的内心世界。或许只有一个人看到了底,那就是他的弟弟加隆(kanon)。
        撒加(saga)在加隆面前永远和在其他伙伴面前是不同的。加隆想要的,只是哥哥能像对待其他无血缘关系的弟弟们那样好好对待他,他要的只是一个微笑,可是哥哥总是对自己冷嘲热讽。也许只是因为撒加爱他的弟弟,恨铁不成钢,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而加隆不想当撒加的影子,只好让一个走所谓的“正路”,一个和“正路”分道扬镳。在一个人面前完全卸下心防,是因为对他完全信任。或许这也是一种“爱”的证明吧,只是很多人没有发现或者无法接受这种爱。在别人面前表现出来的完美都是假象,所有的缺点都只要让最重要的人看到,因为毫无防备,才会没有面具。但正因如此,才会伤到最重要的人,而且通常会伤得很深。
        加隆说得对,人之初,性本恶。表现出来的是喜欢所有人,那就代表不喜欢任何人。同样的,能被所有人喜欢,那一定不是这个人的本来面貌。
        那一次,当撒加击败对手,取得双子圣衣时,他在别人面前故作镇定。但宴会一结束,他就跑到加隆面前,兴高采烈地说自己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但加隆迎接他的始终是一脸冷漠和不屑。
        ——我始终只能是你的影子吧?双子圣衣又不属于我的,我有什么好高兴的?而且,你居然不对对手痛下杀手,这么做,将来会惹来无尽的麻烦吧?你一直这样戴着面具生活,不累吗?
        于是两人不欢而散。
        人本来就是自私、冷漠、阴暗的。撒加从很小就学会用伪装来保护自己。
        把自己包装地很神秘,内心有着不想让人看到的东西,永远不肯吐露真正的心事。表面上很阳光,却没有人能够走进他的心底。在圣域里,和撒加最像的,也许就是穆了。可惜穆那会儿还太小,什么都还来不及表现。
        在撒加当上双子座黄金圣斗士的一个夏天,教皇史昂带领他、艾俄罗斯以及自己的亲传弟子穆去圣域的某座监狱视察。这些囚徒或许并非十恶不赦,只是根据现行法律的规定而被剥夺了自由。其中一个囚徒因为保护自己的妻子而杀了人,被判了无期徒刑。撒加想说,这不公平。但他一向不太喜欢直抒己见,而是会通过更温和的方式来表达想法。当他听到囚徒来自心底的呐喊,一个意念突然从心中升起来:我要成为高高在上的君王,如此这个世界的规则便由我来决定。如此,便不用圆滑处世,因为只有地位足够高,才能真实无碍地表达自己。我要让所有人都匍匐在我的脚下,以后“法律”将由我来制定。
        深知自己的出类拔萃,所以一直以为自己是教皇之外的不二人选。有这种自信绝不仅仅是靠自恋支撑的,事实证明,他的能力的确能够让他有非一般的信念。
        穆还太小,艾俄罗斯过于善良和愚忠。太过善良的人往往无法成为一个好的统治者,好和坏很多时候都是相对的。撒加一直以为,下任教皇非自己莫属。然每当加隆提起此事之时,他却总是横眉冷对。他总是骂加隆大逆不道,可加隆分明在他的眼睛里读出了那份能力与渴望。
        一旦偷尝了禁果,便无法返回伊甸园了,只能径直向前,即使面对的是无尽的沙漠。
        有人说,自恋的终极便是自闭,也有人说,邪恶会因此而生,只因要不惜一切代价维护这种自信。所以,当史昂宣布艾俄罗斯为下任教皇人选时,撒加突然觉得自己灵魂出窍,无所归依。就像一个得了很多奖的优秀学生,突然间所有的奖杯都消失了,所有的鲜花和赞美统统离他而去。就在某个瞬间,某种特殊力量取代了现有的意识,他妒火中烧,险些在大典上失控。显然,在这之前,他从未在众人面前失控过。
        一个原本血肉丰满、有爱有恨、神采飞扬的人,在众口称颂、万目仰望之下,往往会变成一个冰冷的符号,他虽微笑,却让人感受不到温暖。只能成为一个高高在上但实际乏味透顶的牌位。
        ——撒加,你不是一直觉得教皇之位非你莫属吗?如今既定事实摆在面前,还不做出行动吗?
       
        触摸看不到的灵魂,我们一分为二,又合二为一。
        善要如何被宽恕,恶要如何被赞美。更何况,统治者是无法用简单的善恶来计算成败得失,需要的只是能力。远古和混乱时代可以人吃人,王子可以杀掉父亲取而代之。忠君爱国在很多时候都是被洗脑的结果。在这个世上每天都有数不清的冤案昭雪,又有数不清的冤案埋没在风沙中。
        撒加有自己的政治理想,只是如今必须通过别人才能得到施展。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带着使命而生。自己的生命是由召唤的某种原义凝聚而成。他要不惜一切代价完成这个使命,撑起这个历史时代。史昂已老,艾俄罗斯不合适,此时并没有谁比自己更适合当圣域的教皇。圣域不能没落,如果人都是带着原罪降生,那等到完成使命的那一刻,从容赴死便是!
        每个人的出生都有特定的使命,即使这个使命背负了罪恶。
       
        很多年来史昂一直维持着礼拜日上星楼祈祷的习惯。那一夜,星楼上不再是他独自一人。
        ——撒加,以前你遇到的人都是对你很好的吧?
        ——?
        ——我之所以没选你当教皇,不是没看中你的能力。而是我从很早就看出你的阴暗面。每个人终其一生都在寻找一个平衡点,可你并未很好把控。
        ——你料到了这一夜,为何还是会这么做?
        ——因为我想让你赎你的罪。
        ——呵……什么是罪?什么又是正义和公平?
        ——也许“法律”只是极少数人制定出来的一种统摄大多数人的文字游戏,但,良心和道德或许是善恶的唯一准则。
        ——人之初,性本恶,何来良心和道德的谴责?更何况,如果说杀人放火是所有文明中都令人不齿的十恶不赦,那么如果我能身为教皇,拥有生杀予夺的大权,那便可随便杀人放火,岂不是完全无碍?
        ——你不会这么做的。终有一天你会明白我所说的。你杀我,不算恶,但你要如你所说这般统治圣域,弄得民不聊生,便是罪大恶极。
       
        史昂经常说,爬到了顶峰意味着永世孤寂。撒加早已经习惯这种孤寂,他善于隐藏真实的自己,直到真实的自己已经模糊不清。如今终于可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戴上真正的面具度过余生。面具树立了教皇的威严,也隔离了真诚平等的双方。当年攻陷巴士底狱的人们,在大革命的闹喊声中,结束了路易十六的统治,建立了共和国,把皇室的面具狠狠撕下,再踩上几脚。但路易十六本人直到登上断头台前,依旧慷慨激昂地为自己的皇权呐喊拥护。
       
        撒加决定做一身新的教皇长袍。布料简朴,样式简洁,但坠饰一定要华丽。他喜欢权力,喜欢年轻,喜欢美,永远不想老去。他已用平淡的永世轮回换取这一世见不得光的灿烂。虽然一切都是捕风,一切只是刹那生灭。
        然,换上新教皇袍的那天,教皇殿前教皇的巨大画像无缘无故的掉了下来。虽然如今摄影技术已相当发达,但圣域依旧保持着古老的画像传统。撒加命画像师傅为穿上新袍的自己重画一张。
        教皇的寝殿布置依旧如史昂在时一样简单,只是多了一幅《最后的晚餐》这基督的名画。每当颂歌响起的时候,撒加就像做梦般代替史昂上星楼祈颂,内容无非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撒加当上教皇后爱上了沐浴。教皇殿巨大的浴池是最好的放松场所。有时他看到水中倒映着自己的胴体,如希腊远古雕像一般结实有力、比例完美。沐浴的两个好处是:可以通过洗涤忘了过去——只是他认为能够如此;可以对着镜子面对真正的自己,告诉自己这是撒加,不是史昂的替代。
        有时他也会叫来个把女人,但他从未爱过她们,既然不能以真面目相示,当然也不能爱,只有用得到她们身体的方式来证明他的存在,借此来得到某种升华。
        因为时间不多,并不允许奢侈一天。
        加隆早就不在那海牢里了,或许已经死了吧。都说双胞胎兄弟是心有灵犀的,可如今却再也感觉不到他发出的信号。这样也好,权力越大,人性也会渐隐,所谓神性的本质,便是如此。教皇之位,有能力者居之,有能力者便是正统。只是为什么,圣域越繁荣,与之不相对应的空虚感却越来越盛。
       
        加隆说,每个人都一样,撕掉面皮便是魔,所以骷髅才会长得那么丑陋。
        史昂说,良心和道德的谴责比法律的裁判更加公正,终有一天所有的人都逃不出这个窠臼。
        夺得教皇之位,撒加从未后悔。可他为什么,还是一直会感到煎熬——即使那是自己认为的使命?他不停地做着噩梦,半夜经常惊醒。内心总是不断挣扎,要不停掩盖先前的“错误”,总要不断犯新的错误。总觉得那双慈父般的眼睛盯着自己想诉说些什么。不处理政事的时候,会发呆地神游物外,只有不停工作才能忘掉那一夜。
        精神上的煎熬远比肉体上的疼痛更难受。
       
        报应终究是会来的。当了十三年的教皇,直接或间接将很多人送上了死亡之路,然而还是星楼的那一夜,鲜血染红了自己视线的时刻,最让人刻骨铭心。
        人不可能靠着“光明”、“纯白”和“洁净”过日子,出淤泥而不染的结果很有可能便是压力太大使其成魔。
        爱自己的程度多深,也反映出恨自己的程度多大。萨杜恩之子般的压抑自己,终究势要爆发。
        面对罪与罚,审判的烈火终将熊熊燃起。
        撒加得到了一切,也失去了一切,他早已知道,最终审判自己的,会是穆。
        因缘和合,从来都是注定的。
       
        当星矢推开教皇殿大门质问撒加的时候,他轻描淡写。
        ——很多时候犯罪只是一时兴起,或者利用别人的疏忽。一念之差,刚好赶上在那时候发作而已。
        到现在,他依旧不愿意面对那些无关的人来审判自己的教皇之位是否具有合法性。
        又何必对这个青铜说那么多呢?或许对穆会忏悔地更多,还有艾俄罗斯,还有……可他,也一句都不想解释,只是忏悔。
        ——在你的面前,我想用同样的方式杀死自己。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撒加做教皇的使命已经完成,不留恋,不解释,从容赴死。这是当初对自己的承诺。当他用拳贯穿自己胸膛的时候,正是冥冥中想谴责自己良心的时候。不为教皇之位,不为神的审判,不为法律的公正,只为当年的自己曾对一个毫无防备的老人一击毙命。
        人是带着原罪出生的吧?所以才用良心和道德来制衡。“游戏规则”谁都可以制定,但良心与道德才能勾勒出人生的真谛,谁都逃不出。
       
        哥,我想你不必如此吧?史昂泉下有知,看你将圣域治理地井井有条,应该也是倍感欣慰的吧?不过我很开心的是,你临死前的那个微笑终于真诚了一回。其实我只是喜欢真实的你,不管好坏,不论善恶,只是喜欢你在所有人面前表现出真实的自己。即使你还是打骂我,我依旧还是你的影子,我也愿意。
        很久以后,加隆通过小宇宙回放撒加的落幕,在没人的地方痛哭失声。
[发帖际遇]:景天阳雪 长坂坡围观赵云,不幸被波及。疗伤花费 4 ¥ 友盟币.
齐桓公小白
鲜花 鲜花(26)鸡蛋 鸡蛋(40)
发表于 2012-6-2 10:34: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三界逆天级。。。双子都有这么NB吗。。
[发帖际遇]:齐桓公小白 陪张飞喝酒获赏钱 5 ¥ 友盟币.
景天阳雪
鲜花 鲜花(6)鸡蛋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2-6-2 13:5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齐桓公小白 发表于 2012-6-2 10:34
三界逆天级。。。双子都有这么NB吗。。

不逆天显不出NB啊
星华
鲜花 鲜花(2)鸡蛋 鸡蛋(3)
发表于 2012-6-2 17:3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加加生日快乐~
齐桓公小白
鲜花 鲜花(26)鸡蛋 鸡蛋(40)
发表于 2012-6-2 17:5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景天阳雪 发表于 2012-6-2 13:57
不逆天显不出NB啊

我在想ND的双子到底是不是这个类型的。。。
[发帖际遇]:齐桓公小白 孔雀台上唱征服,引起众怒。损失 3 ¥ 友盟币.
景天阳雪
鲜花 鲜花(6)鸡蛋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2-6-5 11:4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齐桓公小白 发表于 2012-6-2 17:56
我在想ND的双子到底是不是这个类型的。。。

没看过ND
齐桓公小白
鲜花 鲜花(26)鸡蛋 鸡蛋(40)
发表于 2012-6-5 20:04:51 | 显示全部楼层
景天阳雪 发表于 2012-6-5 11:45
没看过ND

还自称是圣迷,去恶补吧 我也在恶补。。
景天阳雪
鲜花 鲜花(6)鸡蛋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2-6-6 14:3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齐桓公小白 发表于 2012-6-5 20:04
还自称是圣迷,去恶补吧 我也在恶补。。


我真的只是如假包换的双子迷。。。
[发帖际遇]:景天阳雪 偶遇凤雏庞统获得点拨 3 积分.
小霸王萧何
鲜花 鲜花(0)鸡蛋 鸡蛋(0)
发表于 2012-12-31 00:28: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能说他们生不逢时吧,悲剧的双子,谁让他是人不是神呢?爱与和平才是主流,如果他能把邪恶面控制好,找到内心的平衡就教皇非他莫属,可以逆天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三国在线 ( 豫ICP备11015806号 |

GMT+8, 2017-9-22 08:59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