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闻所欲闻 楼主: 闻所欲闻

谯周奔丧在魏延事件中的意义

  [复制链接]
请多指教
鲜花 鲜花(5)鸡蛋 鸡蛋(2)
发表于 2012-10-18 22:33:39 | 显示全部楼层
俺目前身在USA,IP似乎时不时的就会被友盟间歇式封杀,所以翻旧帖实在是不太方便,尊驾如果的确对此问题有兴趣,找一下俺的旧帖应该并不为难吧。否则尊驾连俺是怎么论证的都不知道,就作闻所欲闻先生的行径,无的发矢的反复质疑奔丧不一定要去家里,那么俺仍然只能抱歉的重复对闻所欲闻先生的话,请提高自己的知识储备,看看礼记和汉朝风俗制度史去吧。

然后就是尊驾论证的谯周的动机,这个俺昨天其实是在编辑前看到了,但是回复因为被封没有发出来。其实从逻辑上就可以简单的反驳,尊驾所谓的动机,蜀汉政府里有多少可以有?如果说结果看谯周从蒋琬那里得了好处可以论证谯周是蒋琬系的人,那阁下不妨以此标准看看蒋琬系到底有多少人?顺带一提,请多指教向来不拒可能性讨论,但是这种从可能性论据ABC推出中间结论DE从而得出最终结论F的论证方式,俺往往会希望持论者自己算算最后的可能是多少。

事冗不及遍复,尊驾看过帖子俺再来to be or not to be continue。
李陵
鲜花 鲜花(0)鸡蛋 鸡蛋(0)
发表于 2012-10-19 13: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陵 于 2012-10-19 13:21 编辑
请多指教 发表于 2012-10-18 22:33
俺目前身在USA,IP似乎时不时的就会被友盟间歇式封杀,所以翻旧帖实在是不太方便,尊驾如果的确对此问题有兴 ...


  说到有的放矢,我的目的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只要求阁下修正所放的地图炮而已,谯周最后究竟去了哪里不是我关注的重点。
  另外我必须强调的是,我的目的不是去计算谯周去前线的可能性来确定谯周去了没。
  谯周奔赴这句话本来是个仅凭上下文就能轻易做出“谯周去了前线”这样判断的句子,具体文法关系楼主已经说了。用阁下的话说就是“稍具文学常识就能做出的判断”。而我只是列出条件佐证这件事的可能性,以及这条记载的合理性而已。
而阁下说不是,谯周其实是去了诸葛亮的家。换言之,是你要推翻基于常识建立的观点。而且阁下的观点还具有排他性,你强调自己的观点不存在任何其他可能性。那么你不证明谯周完全没有任何可能去前线,怎么能够建立起必然性的结论呢?从这个意义上讲,我提出的哪怕只有1%的可能性,它也足以让你收回那句话。
  另外阁下要是仔细看了我的观点,就该看到我已经说了。这件事谯周的实际目的不是去奔丧,而且也没有声称是去奔丧,谯周去前线与否与奔丧没有本质关系,讨论葬俗礼俗没有任何意义

PS:当机似乎不是你IP的问题,当时我吃完饭回来写完也是遇到页面连不上拖到下午才发出来的。
请多指教
鲜花 鲜花(5)鸡蛋 鸡蛋(2)
发表于 2012-10-19 22: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陵 发表于 2012-10-19 13:19
  说到有的放矢,我的目的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只要求阁下修正所放的地图炮而已,谯周最后究竟去了哪里 ...

OK,俺请多指教似乎反复强调过,俺的观点是谯周不可能去前线奔丧,而并非谯周不可能去前线也不可能奔丧。尊驾反驳的看来不是俺的观点,冤有头债有主,尊驾就算成功驳论,驳的也不是指教的观点,奈何要俺修正自己观点呢?

顺带一提,如果有人跟俺说今日出门有个0.5%或1%可能遭遇不测,俺在赞其细心之余想必是会无视的。所以按尊驾标准历史事件的1%可能或者是个很大的事,然而对指教来说,进行必要的推测不会放着50%以上甚至99%的可能去纠结那1%。

再给尊驾对号入座的英勇行为提供一个报复的机会:尊驾能把谯周"奔赴"理解为谯周去了前线,若非尊驾读史极为断章取义,否则尊驾说其是"稍具文学常识就能做出的判断"无非是在暴露尊驾的文学常识比较欠奉。

这奔赴一词俺也在旧帖里引用三国志义例证明其非现代词义,尊驾要驳不妨去看看。如俺请多指教常常所说,虽圣人难移下愚,尊驾要俺对无常识的人证明常识的常识性俺是敬谢不敏的。
[发帖际遇]:请多指教 偷典韦双戟被发现,遭到暴打。疗伤花费 2 ¥ 友盟币.
牝虎玄龙小天罡
鲜花 鲜花(6)鸡蛋 鸡蛋(1)
发表于 2014-5-16 10:54:1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
我的理解是:
【亮卒於敌庭,周在家闻问,即便奔赴,寻有诏书禁断,惟周以速行得达。】【延、仪各相表叛逆,一日之中,羽檄交至。】
周在家闻问,谯周在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应该是魏延和杨仪相互参奏的奏疏到达刘禅庭前的时候,在刘禅下令禁止通行之前就跑了【寻有诏书禁断】 这里边的【寻】字最耐人寻味。寻字意思是不久的意思,表面时间很短。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是来不及组织诸葛亮相府吊唁的,甚至诸葛亮的灵柩还未来得及安葬在五丈原。
ffbg
鲜花 鲜花(1)鸡蛋 鸡蛋(0)
发表于 2016-8-12 10: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理解作者到底是想说明什么
[发帖际遇]:ffbg 帮助关羽水淹魏军获得 43 ¥ 友盟币.
闻所欲闻
鲜花 鲜花(2)鸡蛋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6-8-12 17:01:57 | 显示全部楼层
    算来有两年多没上网写“震撼人心(网友语)”或令人“瞠目结舌(网友语)”的文章了,还要年把在家“面壁”,思维升级。偶然路过,冒个泡泡吧。

ffbg先生:

【不理解作者到底是想说明什么】
    请你在本论坛搜索查看闻所欲闻为魏延翻案的系列文章,看多了或许就明白了。论题很明白——借“谯周奔丧”与“魏延事件”的物理时间与空间的紧密联系,提出证明“魏延是被杨仪所谋杀”论断的证据之一。
    历史是科学。以现代科学:哲学、社会科学、物理学、生理学、心理学、刑侦学、考古学、人类学……等等等等在历史研究中之运用,使得我们比古代人研究历史的手段丰富得多,效率高得多,共勉之。
[发帖际遇]:闻所欲闻 和吕布单挑不敌,被抢走 30 ¥ 友盟币.
窃比老彭
鲜花 鲜花(11)鸡蛋 鸡蛋(0)
发表于 2016-9-4 14:3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承认我阅读能力差,愣是看不出谯周的奔丧是如何可以证明魏延被害的。
[发帖际遇]:窃比老彭 长坂坡围观赵云,不幸被波及。疗伤花费 32 ¥ 友盟币.
闻所欲闻
鲜花 鲜花(2)鸡蛋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6-9-20 15: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又去打酱油路过本店,适见老友老彭先生于本帖提出疑问,这该当回复,以免失礼也。就如请多指教先生总怪我不懂“礼”,我这厢有礼了。

    先吐露一点感慨:
    看了几个三国历史论坛,好萧条啊!和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语。如本论坛,老彭先生已经提问N天了,帖子还在置顶。没有新文也罢,那么多文章连个回复或提问也没有?网友们的兴趣都转向哪去了?大都转向买卖人、投资者、做粉丝去了?
    这个社会好像已经逐步走向“物质化”了,精神生活渐渐变得少有人问津,悲剧啊喜剧啊或悲喜剧啊?

    在解释老彭先生的提问之前,先和请多指教先生与李陵先生论说一番,礼多人不怪嘛。

    请多指教先生:
    本指望请多指教先生在此多多指教,现在先生已难得有空,我也于这二年难得有闲时,就在此帖把我们之间对于“谯周奔丧”之事的商榷做一个结论吧,就像您给出的总结:【对闻所欲闻先生的话,请提高自己的知识储备,看看礼记和汉朝风俗制度史去吧。】
    呵呵,这是您对本文和我回复的总结。我也来个模仿秀,给出一个对您的结论以了断此事:“在和我商榷种种历史问题的网友中,您是自己给自己挖坑、自己拍自己板砖最多的一个”。这是咋回事呢?我一直没弄明白。

    以下是对您这个结论的解释:
    先分析陈寿是指“谯周奔赴诸葛亮家吊丧”之说。

    我的分析是:
  【从史料“寻有诏书禁断,惟周以速行得达”中看,谯周奔丧诸葛亮家有两个具体事实条件的限制:1、有朝廷的诏书禁止人们前往诸葛亮家奔丧。2、只有谯周一人在诏书使者到达诸葛亮家之前跨进诸葛亮家门,其余奔丧者都被挡在门外。

  逻辑推理:如朝廷接到诸葛亮死讯报信,预知“都去诸葛亮家必然会造成社会秩序混乱”而以诏书禁断,则使者快马直奔诸葛亮家,没有一人能在使者之前到达诸葛亮家。谯周是“在家闻问”,更不可能先于朝廷得知诸葛亮之死。

  如朝廷接到诸葛亮死讯传出,等到有人报信,说有不少人知道后到诸葛亮家吊丧,社会秩序、道路混乱,朝廷此时再发诏书禁断,那就有许多人已经到达诸葛亮家,不可能他人都被拦住,“惟周以速行得达”。

  巧合无所不在:谯周是“在家闻问”,却先于众人到达诸葛亮家,朝廷使者恰恰是在预先又不预先、先于众人又后于谯周之间到达!说得“味道鲜美”一点:谯周刚跨进诸葛亮家大门,诏书使者便到,“哐当”、“哐当”两声关上宅院前后大门,把其他人推开。

  有这种可能性吗?有,有百分之一到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也是有。】

    我的文章分析“谯周奔赴诸葛亮家吊丧”之说的具体情况,请多指教先生并未持异议,我视为请多指教先生同意了我的分析:历史巧合无所不在。
    请注意,分析仍在继续,只不过文章中我保留了一部分:
    朝廷发诏书禁断(姑且假定诏书禁断是为诸葛亮治丧而发)不仅是要整顿道路秩序、更是要整顿封建礼法秩序。像诸葛亮这样的朝廷重臣之死,其治丧悼唁得案属亲、等级官制由近而远、由上到下、由高到低进行。

    谯周算诸葛亮家哪门子亲戚?又算朝廷哪门子高官?诸葛亮家亲属还未到齐;朝廷众官员都未来悼唁,你谯周一人先躲进诸葛亮家算老几?还是拱拱手就走了?这就算草草悼唁过了?想磕头都找不到相片——诸葛亮的遗像还没画好呢!

    请多指教先生,这谯周奔丧诸葛亮家叫“不违礼”?

    甭急,继续!我的文章分析【2、只有谯周一人在诏书使者到达诸葛亮家之前跨进诸葛亮家门,其余奔丧者都被挡在门外。】

    分析仍在继续:谯周奔丧诸葛亮家,许多人都看到谯周一人进了诸葛亮家门,诏书使者就把门都关上了:“寻有诏书禁断,惟周以速行得达”!
   
    大家这个不服啊:你诏书使者难道和谯周有私情?谯周算老几,凭什么你只让他一人进诸葛亮家?要么你放我们进去;要么你叫谯周出来;要么我们去朝廷告你受贿徇私!大伙纷纷敲门鼓噪,爬墙观望……。
   
    诏书使者受不了了,找到谯周说:“谯周先生你还是出去哈,就算你‘不违礼’吧,然众人不服啊!”谯周说:“寻有诏书禁断,惟周以速行得达……”,诏书使者不耐烦了:“你出不出去?”谯周还要争辩,诏书使者揪住谯周衣领,连推带搡,打开大门:让一让,大家让一让!一把将谯周推下台阶……“哐当”一声关上大门……谯周只觉得屁股生疼生疼……。

    请多指教先生,这谯周奔丧诸葛亮家,发生了这么多“不违礼”(?)“够丧气”的“事”,陈寿咋不说呢?难道因为谯周是陈寿的老师,陈寿就徇私情,只讲谯周“过五关斩六将”,不讲谯周“败走麦城”?您这个历史发现,我可是没料到喔?
    这是不是您自己在给自己挖坑呢?
   
    再分析陈寿是指“谯周奔赴军中吊丧”之说。

    我文章中批评的“那一位”说:【2更重要的是依照当时礼制听到人死的消息应该是先去吊问其亲属——如鲁肃吊刘表是找刘琦而不是去找刘表遗体所在。
  而诸葛亮的家属不在军中谯周去吊问谁?所以谯周应该是至府吊丧而不是至军吊丧。】
    请多指教先生在回复中说:【谯周去前线奔丧,虽有高度可能违法,但也可能不违法,而且为友情或者知遇之恩违法,也并非于理不通,所以指教并不强调违法。指教强调的是违礼,感其知遇之恩,而对其失礼,就好像请多指教见面先抽阁下一嘴巴,然后说这表示我们感情亲密一样荒谬】。

    我文中批评的“那一位”和请多指教先生一致分析认为,谯周去前线奔丧是违背封建礼制行为。其中,请多指教先生不再强调谯周去前线奔丧的违法,认为也可能不像我批评的“那一位”,以为后果严重,是杀头之罪。

    请多指教先生强调的是,谯周是大礼学家,不会做违礼的事,而谯周去前线奔丧是违礼的事,谯周不会去做。所以陈寿说得是“谯周奔赴诸葛亮家吊丧”,而不是“谯周奔赴军中吊丧”,此处分析的推理性不缪。
   
    “谯周奔赴军中吊丧”违礼表现在什么地方?“那一位”说啦:【依照当时礼制听到人死的消息应该是先去吊问其亲属……而诸葛亮的家属不在军中谯周去吊问谁?】
    这也是请多指教先生认可的地方吧?

    逻辑分析规则的两条基本原则是:1,推理前提真实 2,推理方法正确,之后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诸葛亮的家属不在军中】是【谯周去吊问谁】这个“推理”的逻辑“前提”。
    ……“板砖”出现了:对【诸葛亮的家属不在军中】这条“史料”的运用,“那一位”和请多指教先生,你们是从哪本史书上搞到手的这块“板砖”,而后用它来砸我的?

    俺找遍手头的史书,均未找到【诸葛亮的家属不在军中】这条“史料”,也许我是孤陋寡闻,没有【提高自己的知识储备】。那么请多指教先生,您能不能亮一亮您【自己的知识储备】,把【诸葛亮的家属不在军中】这条“史料”的出处在哪本史书上告诉大家呢?

    哦,也许有另一条路子,和我常常所做的一样,你们是靠推论得来的!
    假如,假如你们是靠推论得来的“史料”前提,就得有个推论的过程,请问,推论的过程在哪?是这个吗:【对闻所欲闻先生的话,请提高自己的知识储备,看看礼记和汉朝风俗制度史去吧。】

    不不不,这不是【诸葛亮的家属不在军中】的推理过程,这是您用来拍我的“板砖”,是结论,对不起,我看错了。……那,那您和“那一位”的【诸葛亮的家属不在军中】这段“史料”的推理过程在哪?难道您和“那一位”不经过推理就“发明”“史料”而用之不竭?先不谈这段“史料”的准确与否,这种不凭史料、不经推论的结论而用之不竭的行为,是违背正常逻辑思维规律的。

    还是让我来替你们补上按“你们的逻辑”(不是我的)得出【诸葛亮的家属不在军中】这段“史料”的推理过程吧?你们“要补锅”,我一向认为自己是“补锅的”,就一厢情愿地把你们的漏“锅”补上吧:

    1,先看诸葛亮有没有家人。如没有,那就好办了,制造【诸葛亮的家属不在军中】的“史料”就有了根据,推理不在话下。史书上说是有?那这样说不行,那推理不成立,搁置。

    2,后看诸葛亮的家人能不能找到。要是虽有,但找不到,天各一方,制造【诸葛亮的家属不在军中】就有了根据,推理不在话下。史书上说是诸葛亮的家人在成都?没有天各一方,那这样说也不行,推理不成立,搁置。

    3,再看诸葛亮的家人能不能来前线。要是诸葛亮虽有家人在成都,但老的老小的小,老的躺在床上不能动;小的抱在手上不能走;能走的又病得要死要活,那制造【诸葛亮的家属不在军中】就有了根据,推理不在话下。可惜,史书不架势,没有史料证明诸葛亮家无人能动弹?这样说也不行,推理不成立,搁置。

    4,再怎么说呢,就说诸葛亮家人不能来前线,等不及?那制造【诸葛亮的家属不在军中】就有了根据,推理不在话下。嗨,也没招,诸葛亮家人来前线比谯周还快——到朝廷蒋琬那里要个紧急公文,打驿站传送到前线,那不比谯周私行快多了,蒋琬还敢怠慢?推理不成立,搁置。

    5,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要怎么说呢,诶?就说诸葛亮家人不肯来前线?对,“春季里开花十四五六,6月6看谷锈春打六九头,就这么说,就这么说!”我想起某春节晚会赵丽蓉mm的小品里就是这么说的!赵丽蓉是mm吗?是mm,大龄mm。这样一来,制造【诸葛亮的家属不在军中】就有了根据,推理不在话下。
    这么说也不成?咋地,这是糟践诸葛亮家人?诸葛瞻不肯去前线为他父亲奔丧就是不礼不孝?推理不成立?那就搁置吧,搁置。

    6,不急,我还有最后一招:陈寿不是写了个《三国志》吗?就说《三国志》里没有记载的东东,历史上就没有发生!不是有人说裴注《三国志》的“裴注”都是陈寿的弃余吗?连“裴注”都一文不值,那陈寿没说就是没有滴事!陈寿滴《三国志》就是“法宝”,“法宝”就是要什么有什么,连“法宝”里都没有,历史上那会有呢?这样一来,推理绝对不在话下,制造【诸葛亮的家属不在军中】根据确凿!

    这样一来,“谯周奔赴军中吊丧”,【临哭尽哀是礼,但临哭尽哀之后接着再跟孝子抢着摔盆打幡,看看人家会不会将阁下抽出门外】也不会发生了,因为孝子诸葛瞻到没到前线,陈寿根本没说。“陈寿没说就是诸葛瞻没去”!【诸葛亮的家属不在军中】根据确凿!——这逻辑当然不是我的,是不是请多指教先生您和“那一位”的?我这“逻辑锅”补得咋样?
    走南闯北“补锅”多年,我对自己的“手艺”一向是很自信的。
   
    好,照应开头的模仿秀:“在和我商榷种种历史问题的网友中,请多指教先生您是自己给自己挖坑、自己拍自己板砖最多的一个”。
[发帖际遇]:战场上飞来流矢击中闻所欲闻 疗伤花费 8 ¥ 友盟币.
闻所欲闻
鲜花 鲜花(2)鸡蛋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6-9-21 16: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陵先生:

    看了你的帖子,有观点相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具体如何我也不说了。在此我说两个历史理论问题。

    关于谯周奔赴,我一口咬定方向是到前线、目的是去奔丧,不是没有考虑过方向和目的的其它可能性。这在我写《被谋杀的蜀国大将魏延》主文时就已经考虑过了:谯周只有是到前线为诸葛亮奔丧,其事实逻辑性才与种种有关史料记载全部吻合而无违背。当然,这些有关史料又是经过我的反复甄别认可的(历史科学的复杂性,其它科学不能比。一个看似简单的历史事实,有时不仅需要多种科学方法反复论证,洋洋万言;更要与不同见解者反复驳论)。所以陈寿的记载我也认定是缺省记载法:缺省“前线”、“吊丧”的字样。
   
    这里要说的历史理论问题一是:逻辑性推理、推论必需要与种种有关史料记载(你能所了解到的)全部吻合而无违背!

    像“谯周到诸葛亮家奔丧”,与“寻有诏书禁断,惟周以速行得达”的史料推理说不通,见以上回复请多指教先生的帖子。

    而如果谯周上前线有公务性之说,与“谯周在家闻问即便奔赴”、“寻有诏书禁断,惟周以速行得达”的史料相矛盾:
    “在家闻问即便奔赴”的文字里,一点公务信息都没有;
    谯周如有公务必有公文,有紧急公务、公文,必走朝廷驿站,“诏书禁断”对他根本无效,不必提起。
    如果谯周是公务行为,陈寿还这么写,他不知道这将会使多少人产生极大误解?如陈寿真在隐瞒事实,会有其它史书、史料“漏风”,我没看见这种史料。

    这里有点“老王卖瓜”的味道:像我这种好钻牛角尖的人,如有一点点史料证明这里有“阴谋论”的存在,那我还不把史书给拆散了,扒书缝里用放大镜找?呵呵。

    第二个(缺省“历史”二字。根据前文,我相信网友不会误解成其它什么理论)理论问题是:历史研究,必需要有历史“事实”记载和历史“推理”或“推论”的结合,少了哪一方面都不行,那样历史就无法深入研究下去。

    因而我反对这两种史学理论观点:1,史学便是史料学  2,有一分史料说一分话。   
    这都是中国史学大师级别的理论发明,我觉得值得商榷。说来话长,你如感兴趣,可以在此长谈。
   
[发帖际遇]:闻所欲闻 落凤坡帮庞统挡箭,疗伤花费 42 ¥ 友盟币.
闻所欲闻
鲜花 鲜花(2)鸡蛋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16-9-22 15:52:51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和老彭先生回话。
    走过几个三国历史论坛,发现老彭先生活跃在各论坛上。像老彭先生这年岁,这么多年始终在精神生活的舞台上舞动,令人肃然起敬。还有一年时间退休,我得向您学习,退休以后迎头赶上啊!

    老彭先生:

    【我承认我阅读能力差,愣是看不出……】
    您这么说让我很尴尬。有网友常常指出我的文章枝攀蔓延,结构散乱、文不达题。还有亲戚、教授网友朋友指证我的语法水平低,常常词语颠倒、段落不清,语法不通顺。这没办法,您知道,我那个学生时代学校里的学习状况如何糟糕,况且我没有上过大学。当然,学习主要是靠自己的努力,我这是“嘴歪怪茶壶漏”了,见谅见谅。

    【谯周的奔丧是如何可以证明魏延被害的。】
    首先,谯周奔丧是向前线而不是到诸葛亮家,您没有疑义吧?如果谯周奔丧是到诸葛亮家,那就和魏延事件毫无交集,“半毛钱”的关系也没有。

    您看,我这里又要先说虚的东西了,您说我肚里虚的东西不少。没办法,养成习惯了,先把虚的倒出来再讲实的,我觉得好像劲头就增加了不少。这是不是有点像过去的“烟枪兵”,打仗之前要抽大烟提精神?呵呵。

    理论上——历史唯物论(或历史辩证法)说事物都具有相互关系,相互关系有内外之分、大小之分、层次之分、深浅之分、性质关系之分等等。没关系也是事物之间的一种关系,或许它们之间有种种原因还没有发生关系;或许过去曾经发生过;或许发生关系的种类不是我们所需要的;或许发生了某种关系我们能力有限而不知道。

    “谯周奔丧”和“魏延事件”的关系如何具体定位?

    首先:这是两个不同性质的事务、事件。谯周到前线是为诸葛亮奔丧而去;杨仪的行为是要杀魏延——各人干各人的事。没有史料证明谯周私自参与或制止杨仪一伙的行动。也没有史料指证谯周是公派往前线窥探什么。

    史料记载的史实,是我们进行种种推理、推论的不二前提!就像柯南道尔笔下的福尔摩斯先生,他从被害人使用过的一块旧怀表上的种种“史料”痕迹,推理出被害人生前的种种性格行为、生活状况。如没有那块旧怀表和上面的种种“史料”痕迹相对应,那他的相应推理就是在扯蛋、胡诌!我可是柯南道尔先生的“铁杆粉条”喔?
    所以,虽然我的历史性推理、推论看起来很“凶”,但谯周的“公务论”、“阴谋论”跟我的论证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呵呵。

    这么说,“谯周奔丧”和“魏延事件”的性质没有“半毛钱”的关系,那它们的交集、关系在哪儿呢?
    事物相互关系既没有性质的关系,不还有内外关系、大小关系、层次关系、深浅关系等等吗?

    再具体一点,事物之间具有物理关系。再具体一点,事物之间的物理关系具有空间关系、时间关系。
    “谯周奔丧”和“魏延事件”的性质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它们之间发生、发展的空间关系和时间关系有交集,属于两个没有内部性质关系事物的外部物理空间和时间关系。
    因为:
    1,“谯周奔丧”的历史空间:从成都到前线,和“魏延事件”发生的历史空间:从前线到成都(魏延虽在汉中就死了,但他的“帖子”——羽檄已经到达成都,引起了朝廷的大动作。),基本吻合。
    2,“谯周奔丧”首尾结束的时间,涵盖“魏延事件”发生结束的时间。
    3,最重要的是,“魏延事件”过程中的某一“子项”——诏书禁断,对“谯周奔丧”的过程发生了一定的影响:谯周奔丧前线差一点被诏书拦住。
    至于诏书的性质,和因诏书禁断而对“谯周奔丧”产生的影响,我通过路程、速度等算术计算,证明“魏延事件”的发生地点在《魏略》所记载的褒口,而不是《三国志》所记载的五丈原……这些都在主文《被谋杀的蜀国大将魏延》中有论证,请见我从主文《被谋杀的蜀国大将魏延》中截来的文字:


    【在《三国志》的《谯周传》里,有这样一段文字:
    “亮卒于敌庭,周在家闻问,即便奔赴,寻有诏书禁断,惟周以速行得达。”[10]
    ……
    诸葛亮的发丧地在何处,可以证明是《三国志》还是《魏略》所记载的魏延案件的准确性。偏偏《三国志》里没有记载诸葛亮发丧地点,不过仍可从以上史料中推论出在哪里,现剖析如下:

    先按《魏延传》的说法论理:
    诸葛亮一死,如果杨仪发出诸葛亮死讯的羽檄到朝廷,接着杨仪叫费祎去探魏延的口风,魏延大怒造反,抢先回褒口烧栈道,互指叛逆(其中矛盾姑且不论)。那么诸葛亮死讯的羽檄和双方互指叛逆的羽檄相继到达朝廷,间隔也就在一天以内。如果朝廷发诏书卡断关口是因为诸葛亮的死讯,则前往卡断前线关口的朝廷信使,应是和及时听到诸葛亮去世消息的谯周前后脚不久出发。成都距离汉中门户“阳安关”约一千里,由于持诏书的朝廷信使使用驿站通道,每站换乘马、数站换信使,要比一个小文官谯周所能拥有或搭乘的交通工具行进速度快数倍,谯周追不上朝廷信使,只会被收到诏书的前线某关卡拦住,不可能到达诸葛亮的发丧地。

    如果朝廷下诏书卡断关口是因为收到双方互指叛逆的檄文,以防军队哗变影响国家安全,由于朝廷收到二人羽檄的时间与收到诸葛亮死讯的时间间隔很短,则前往卡断前线关口的朝廷信使,至多比谯周迟一天出发。同理,朝廷用于前线通信的信使速度极快,半天就能赶上、超过谯周而卡断关口,谯周仍不能以速行到达诸葛亮的发丧地。这又是一件与双方在前线互指叛逆檄文的通信时差矛盾相类似的矛盾。两个通讯时差对比验证的矛盾性,把杨仪等人诬告魏延在前线造反的说法彻底揭穿,那只能是杨仪等人单方所说而为朝廷认可的谎言!

    再来看《魏略》的说法:
    诸葛亮死前把军权交给魏延,死后魏延发诸葛亮死讯的羽檄到达朝廷,谯周听闻后立即奔赴前线。而朝廷发诏书卡断关口若是因为诸葛亮的死亡,则前往卡断前线关口的朝廷信使,同样应是和听到诸葛亮去世消息的谯周前后脚出发。谯周只会被收到诏书的前线某关卡拦住,不可能到达诸葛亮发丧地,因此朝廷诏书应不是为诸葛亮之死而发。

    魏延带领全军到达褒口,为诸葛亮发丧,杨仪突然兵变后双方爆发战斗,各派信使互表叛逆,朝廷收到双方羽檄时,已经距离诸葛亮死讯的羽檄到达朝廷的时间,至少落后七或九天(前面论证过魏延率军从前线到褒口快速行军需要12天,减去报诸葛亮死讯信使跑路9或5天时间,加上双方从褒口到成都信使跑路4或2天时间),此时谯周已经向前线出发有六或八天了,这时朝廷派信使以诏书卡断汉中最后一关“阳安关”(约一千里,加4或2天时间)落后谯周向前线到达阳安关所需时间十天左右,十天内眼看谯周抢在朝廷信使之前越过阳安关,到达诸葛亮的发丧地:褒口。说明朝廷诏书是因为双方互表叛逆,以防军队叛变抢夺关卡,影响国家安全而发,而且通信时间与《魏略》的记载自然性吻合!

    谯周赶往诸葛亮发丧地这段史料,揭示了具体时间、地理、通信条件的客观事物逻辑性,不但指证出诸葛亮的具体发丧地点是褒口,而且印证了《魏略》所述魏延案件爆发地点的准确性。】


    当然,我看出来了,我的主文与分论之间衔接的不好,致使许多读者对此有意见。这都是读者给我的鞭策,提携,今后我得使劲、使劲……

    最后要强调的是,“谯周奔丧”的性质,不能说明“魏延事件”的性质。它和“魏延事件”的关系,所能证明的只是“魏延事件”的发生地点。
    “魏延事件”的性质:魏延被杨仪所谋杀,是由主文《被谋杀的蜀国大将魏延》和分析杨仪谋杀魏延的动机——《杨仪的鼻涕魏延的刀》——分论文章所论证的。
    “谯周奔丧”对于“魏延事件”的性质:魏延被杨仪所谋杀,是佐证关系,不是主证关系。
   

点评

回复闻先生50楼: 我在47楼说:“我承认我阅读能力差,愣是看不出谯周的奔丧是如何可以证明魏延被害的。”是针对闻先生主贴,现在又把主贴看了一篇,还是看不出谯周奔丧与魏延被杀有什么关系。 下面答复50楼论证。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9-24 11:46
[发帖际遇]:闻所欲闻 客串黄盖被打的遍体鳞伤,获得工伤补助 68 ¥ 友盟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三国在线 ( 豫ICP备11015806号 |

GMT+8, 2017-9-21 16:39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