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三国社区 返回首页

李飞的个人空间 http://bbs.e3ol.com/?3168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室迩人远香犹在5

已有 1160 次阅读2009-11-24 12:01 |

第五章 对决官渡
灭吕布后曹操留车冑为徐州刺史后带同刘备军团怱怱赶赴许都,准备主持一个应付他一生中最大危机的会议,连都督兖州的程昱和镇守司隶的钟繇也暂离职务出席。
曹操于会议中为大家打气而鼓励道:‘吾知袁绍的为人,志大而智小,色厉而胆薄,性忌而又缺乏威信,兵众虽多但各人能统的部众不明确,将更是骄傲自大而导致政令不一,地广粮多又有何用? ’
不过不识时务的孔融偏偏要出来唱反调拨冷水:‘袁绍地广兵强;田丰、许攸皆智计之士也可为其献谋;审配、逢纪这些尽忠之臣可放心任命他们办事;颜良、文丑全是勇冠三军之将,太难与袁绍对抗啊!’
对于这种等着重而待毙的悲观论,荀彧不但坚决拥护曹操的乐观御敌精神,更一反常态针锋相对的逐点反驳:‘袁绍兵多而军法不严明。田丰刚而犯上,许攸贪而不治。审配专而无谋,逢纪果而自用,此二人留守后方若许攸家犯法必不会纵容,不纵容的话许攸必叛变。颜良、文丑只有一夫之勇耳,可一战而禽也。’
曹操大笑鼓掌道:‘皆不出荀文若之所料也。’
正当孔融无言而对之际,夏侯惇那发自右目的怒火,如同复仇武士般拍桌咆哮:‘刘表现在穷于应付长沙太守张羡的叛变而无力北顾,此时不报淯水之仇更待何时?孟德,别忘了典韦、子修(曹昂)和安民这笔帐!’
曹操还未回应时荀攸却抢先开导怒火中烧的夏侯惇:‘夏侯将军请息怒,张绣虽不能忽视,但主公最大的敌人是袁绍啊。顾此失彼不是上策,何况正因刘表自顾不瑕,张绣今次恐怕要被迫投向主公了。’明知夏侯惇听闻此言后一定破口大骂便干脆不给他任何发言机会继续悠悠大论:‘主公胸襟广宽,现在就是令诸侯得知主公器量的时候了,连杀子之仇也可不计较的话主公还有什么人是容不下的呢?’
‘元让,待我冷静的想一想,’曹操也打断夏侯惇的话,片刻后曹操艰难的吐出六个字:‘公达,孤明白了。’回头对旁边的夏侯惇说:‘吾已决定,元让不必多言了,一切由公达主持。’猎鹰般的眼神再次回顾会议中的每一个人,缓缓的道:‘豫州汝南是袁绍的家乡,袁氏门生遍布当地,此另一后顾之忧有谁能替孤分忧?’
程昱出来说:‘吾举荐一人,昌邑满伯宁有此之能。汝南太守不但需要军事才能,更重要是需要政治手碗安抚大多数人令他们保持中立,伯宁两者兼备,上上之选。’
回忆起满宠任许令时的打击豪强宗亲和高明的司法手碗这些杰出表现,曹操点头并望着满宠道:‘伯宁,辛苦你了。’
满宠出任汝南太守后钟繇知道边患已减少了才敢把另一坏消息说出来:‘刚收到探子密报,袁绍已派人招诱关中,凉州刺史韦康他们现正商量当前形势并遣人到许都和邺打听消息,只怕质子未必可靠。’
荀彧微笑道:‘昨天收到卫觊的书,元常之愁已不虑了。只需置盐官把所得利润买入犁牛供应给回归关中肥沃之地的百姓,他们不但会勤耕积粟以丰殖关中,更可令他们不用因无而自立而为关中诸将会各竞招怀以为部曲。再使司隶校尉留治关中以为之主,则诸将日削,官民日盛,此强本弱敌之利;只要那使者有眼光的话,就知道主公虽弱而终能击败袁绍,关中不用忧虑。’曹操从之便遣谒者仆射监盐官,司隶校尉也移治弘农。关中于是服从。
曹操已差不多放下所有心头大石,只是还有一地虽暂未成威胁,曹操的心事当然逃不过郭嘉的法眼,便说:‘徐州以南的孙策,奉孝已令广陵太守陈登密切留意,就算孙策能并吞江东,他以淮、泗逆贼袁术将的身份攻灭朝廷所置的扬州刺史刘繇,江东大族尤其是于卢江族人死伤过半的陆氏必不服其统治,迫于形势孙策定要诛杀英豪雄杰这些能得死力者以稳固其统治。然而孙策轻而无备,就算有百万之众也与独行中原无什么分别。只要刺客偷袭不过是一人之敌耳。以吾观之,必死于匹夫之手。’
程昱附和道:‘必要时奉孝可到江东一趟,孙策不足虑。孙策一死继位者孙权年幼,只需多加安抚可令其中立。现在要做的事是先扫除会战时的障碍和准备布防。’
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而况于无算乎!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
《孙子兵法 始计第一》以这句作总结,这的确是事实,胜负往往未必体现在战场中,而是在战前会议,官渡之战的胜负已由荀彧等人的智囊团勾划出基本轮廓。
 
张杨本来得知吕布被围下邳的消息后打算从河内出兵救援,但未出师而为曹操的内奸杨丑杀害,正当曹操以为可以兵不染血刃把河内郡纳入版图之际却突然杀出程咬金眭固,把杨丑杀后并其众,还欲不投袁绍,这曹操所不能容忍的,于是在建安四年(公元199年)四月令曹仁、史涣、于禁和徐晃等一级上将务求阻止北进,面对这超豪华阵容眭固的下场就是于犬城授首,战后曹操任魏种为河内太守,牵制袁绍从并州方面的进攻,保障左翼侧。同时留夏侯惇率部防守敖仓,派一部防守黄河南岸的孟津,以便随时支持北岸的魏种。
另一方面袁绍在春天时灭了冤家公孙瓒后商议南下具体事项,并于六月开始集结十万步兵和一万骑兵。对此曹操于八月率众两万进屯黎阳以示抗袁,并命投降后的臧霸为琅琊相率精兵入青州,攻下齐、北海等地以牵制袁谭军。并继续留东平相知兖州事程昱率兵七百人防守甄城,以保障右翼安全。战前曹操曾考虑增援二千与程昱,但程昱深思所虑后推却了,只因守鄄城的兵多了曹操于主阵就不够兵用,同时令袁绍不得不把程昱军视作威胁而先行出兵攻占。兵如此之少反而令袁绍觉得可有可无而直攻许都,郅城反而无战事,曹操阁读后不禁赞他的胆色可比孟贲、夏育。
中线因黄河而北的东武阳已不在曹操手中,任刘延为东郡太守,同时命平虏校尉于禁率领步骑两千屯河上,驻守延津,共同扼守白马。
九月以裨将军徐晃、张辽率兵万人在官渡布防。曹操何解选官渡? 因曹操采决战防御的策略。官渡北有官渡水屏障,所以对守方有利;渡口地区地势平坦,有利曹操最擅长的骑兵;最有利的是袁军由黎阳到官渡受阻于黄河、阴沟水、北渡水、官渡水,从前军队渡河需时很长, 同时会造成补给上的困难。官渡地处鸿沟上游,为汴水的起点。当时,鸿沟运河西连巩洛,东下淮泗,而官渡实为枢纽。荀彧给曹操的信上也认为扼守住官渡是“扼其喉而不得进”。可见,官渡在东汉末年是许昌北面的门户,是一个重要的渡口,也是保卫许昌的屏障。
在削弱敌人后,寻求战机与袁军决战,而不是消极防御,如沿河设防,就限制了自己的机动。不如后退一步,主动选定于己有利,于战不利的战场,集中兵力,待袁军师老兵疲之后,与之决战。
袁军南下的第一道河川便是黄河,在这段主战在线有三个渡口:白马津、延津和杜氏津。正当准备诱导鱼儿到官渡上钩之际再次杀出另一个程咬金---刘备!
 
早已是山穷水尽的袁术在以前吕布和曹操的双重打击下,部众死的死,走的走,国库空虚至连投靠在潜山(今安徽霍山)的部属雷薄、陈兰也不收留的田地。沦落至此自知帝位已是空谈,就焚烧宫殿于建安四年夏北上路过下邳至侄儿袁谭的青州。忙于防备袁绍大军南下和抢先收编河内于版图的曹操嫡系根本腾不出多馀兵力狙击袁术,先前煮酒时成功骗过曹操的刘备眼见机不可失下自告奋勇,完全还未知已有献帝密诏和刘备的野心下曹操错误的放虎归山,在前缐的程昱、郭嘉和董昭劝阻也来不及了,曹操唯有把希望寄托于同行的朱灵身上了。之后刘备成功截击袁术迫其南回寿春,袁术于六月死去。刘备成功骗过朱灵令他自行北归后乘机杀徐州刺史车胄夺徐州,然后留关羽守下邳自还小沛。原已投降曹操的昌豨也于东海反,郡县多有响应。幸运的(或干脆说是懂得发挥自己的最大利用价值),就在曹操的全盘计划快要被打乱时张绣听从贾诩的见解拒绝了袁绍招降的使者,于十一月投靠曹操。曹操虽一生也奈何不了贾文和,还是压不住接受这雪中送炭,封贾诩为九卿之一的执金吾、都亭侯。同时也忘记杀子之恨、亡将之痛,拜张绣为扬武将军并令其率精锐于官渡加强守备。另一方面令厉锋校尉曹仁驻守阳翟、扬武中郎将曹洪屯宛以接收张绣所管辖之地和防备刘表。手终于有空可以腾出来了。
与此同时,许都
荀彧目光异常的平静,望着与他同辈的东汉著名儒学者荀悦道:‘仲豫,相信你也应看到了皇上下达予车骑将军董承的衣带诏了吧?’
‘文若,是的,曹操根本目中无皇上,他的野心篡汉已只是时间的问题。趁曹操忙于应付袁绍和刘备之际于许都起兵救皇上逃离曹操的控制中是最佳的时机。刘备、刘表和刘璋皆是帝胄,可以保护皇上至徐州、荆州或益州。’
荀彧听后并不发言,只望着深有智防的荀攸,荀攸也会意了荀彧的意思便向荀悦分析当前的形势:‘侄儿也被联络过,匡扶汉室正是我们自幼就有的理想,但也要看看时机是否合适才可,否则若累及皇上的话侄儿无颜面对荀家列祖列宗。刘表和刘璋对朝廷根本不闻不问,愧为宗室;刘备此人......野心太大,更不可靠。’
荀悦正欲出言反驳,但已被荀彧打断道:‘曹司空此时若倒下的话,最大的得益者只会是欲称帝的袁绍,大汉的情况只会更糟糕。但也不可以出卖陛下,我们两不相助。’
在旁的唐馨儿也自小就在宦官家中长大,以前那些赶尽杀绝政敌的片段令她不禁联想起他们自身的处境,忧虑的说:‘可能日后此事会被追究导致荀家受牵连......’
‘不会的,’荀彧明白曹操是一个重情之人,‘就算迫不得已也只会解除对他有最大威胁的人,荀家不会有事的,公达,荀家的未来靠深有智防的你支撑了。’
荀彧怎料到此间的一时概叹日后竟真的变成事实?!世事无常,忠君的思想也令荀彧无法弃他的伯乐曹操于不理。命运......无情的讽刺......
 
秘密,大多总会有被揭发的一天。
正当刘备击破曹操将刘岱(只是与前兖州刺史刘岱同名同姓)和王忠(不是蜀汉的那位虎将,又是同名同姓)后傲气十足的说就算曹操来也未必能胜他的同时,建安五年正月(公元200年)曹操得知一件事的真相后迫使他下定决心先拔走这根背后刺---献帝下达的衣带诏,这消息对他奉迎天子的旗号不得不说是一大重的打击,结果只好唯有对外公布董承他们意图谋反而夷三族,把打击面尽量减至最低令献帝的地位没有变动,许都以外的诸侯只缩至走投无路下投靠曹操继而复叛的刘备一人。不论从战略上要解除侧翼的威吓和维护自己的声望,伐备一战已是势在必行,但就在出兵前曹军诸将对雄据河北虎视眈眈的袁绍深感不安,当时程昱已屯鄄城、贾诩初来投而不欲过度表现自己、两荀立场又......结果只好劳烦郭奉孝用他鹰一般的洞察力指出袁绍判断力迟钝的弊病;而刘备军也沉醉于胜利的气氛中和不相信曹操敢离开官渡亲自出征这双重麻痹轻敌的思想下毫无防备,完全可以用闪电战一举夺回徐州来坚定曹军的战意,结果曹操也真的做到了,只用了十多天就把刘备赶出徐州并擒下他的首席头号虎将关羽得胜而回,袁绍果然不能把握一瞬即逝的战机南下,结果曹操凯旋回屯官渡。
许都.皇室
‘孔卿家(孔融),左将军(刘备)败亡至袁绍,已无力解救朕之所急了,江东的孙郎是当年忠臣孙坚之子,曹贼与袁贼对峙时会否真的出兵许都?’
‘刚收到密书,孙讨逆确有此意,而在训练部下和存备粮草了,随时可以出征护驾。’
同在密室内的荀悦不禁激动得望着荀彧,像要得到他的中肯有远见的分析道:‘那太好了,汉室匡复之期不远了,文若你看孙策他能否成功?’
荀彧此时矛盾得要命,说出真相只会令献帝那受了不断打击下而衰弱不堪的神经再给予致命一击,恐怕从此倒下而自暴自弃;但不说出来又犯了欺君之罪......没有与孔融和荀悦这样过度乐观的刘协望着迟迟不答的荀彧而料到成事可能不大的推测后便道:‘令君,但说无妨,成事的可能性不高也无关系。’
荀彧低着头不敢仰视献帝,深怕说出后他误会了自己对汉室的忠贞,小心翼翼的回答:‘臣该死,始终无法阻止曹司空的计谋,孙策的死讯恐怕不日来将会传至许都。孙家也因此而暂时无力北上......’
孔融实在无法相信这番预告而打断,并怀疑的打量着:‘令君你何出此言?不可能有人通风报信的,孙讨逆正当壮年,怎会无缘无故的丧命?’
荀彧那股对汉室的忠诚令他下意识的跪下像要令献帝明白他的内心续道:‘曹司空若不能成功拉拢孙策的话,就会以另一种方式解除孙家对自己的威胁。孙策近年来累屠英豪以巩固地位,郭祭酒今次没有随出征徐州之师回来,而是到广陵获得陈(登)太守历年来搜集的情报后,将会策划一些忠于自己死去的主子的旧臣,暗杀孙策。孙策为人无备,不会是郭祭酒的对手,所以臣才有那些推测,臣罪该万死。’
刘协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扶起荀彧道:‘令君已尽力了,不用过份自责。你们回去吧。’
那年四月,孙策打猎无备时被许贡家客许昭等三人射中其脸,重伤而亡。曹操此后遣回张纮回江东安抚拉拢继位者孙策之弟孙权。郭嘉也暂驻江东监视孙家的举动以能及时制止他们不寻常的行动。
曹操四周已全是中立了,于二月时已进驻黎阳的袁绍无法再等待下个战机的出现,令先锋颜良南下攻白马,两雄对决终于拉起战幕了。
 
在荀攸献上声东击西之策的相助下,在白马,关羽于由张辽和徐晃等人组成的先锋队中万军之中刺杀敌大将颜良、以运输队做诱饵下曹操以五六百虎豹骑于延津破五六千骑并诛与颜良齐名的大将文丑、再加上于禁游击军及其后乐进增援三千至步骑五千下,连烧袁军三十余屯,斩首数千并降将何茂和王摩等廿余将,一连串的交战下不但令曹军士气大盛,并成功激怒袁绍至被曹操引导向准备多时的会战地点---官渡。尽管已经应验了田丰被下狱前的真知焯见和沮授临出征前劝家人及早准备曹操得胜后将会反攻河北的战乱,但整体形势,天秤仍是倾向于袁绍一方,只因青冀幽并四州人口众多且相对上没有经过大战的洗礼,无论兵源或粮草均不是曹操可比的,就算曹操推行屯田几年仍暂不能扭转劣势。
所以曹操只能坚守以达至孙子的先为不可胜后待可胜之机,还军官渡时不服袁绍的刘虞旧部阎柔和鲜于辅遣使诣操,曹操便以阎柔为乌桓校尉,以鲜于辅为右度辽将军,还镇幽州以为声势迫使幽州刺史袁熙防备,达至他不能全力支持官渡的最终目的。
人们只见九月秋天的秋杀:官渡连营几十里,双方士兵展开惨烈的箭楼与霹雳车的对抗、地道战的互相交错和短兵接战,知道战争背后那些调动军需镇压内乱的幕后无名英雄又有多少人呢?
‘报。汝南太守满宠率兵五百攻下拒守作乱的袁氏门生宾客二十余寨,并于诱未降的土豪十余人于宴上伏杀,得兵二千及令汝南二万户归附。’
正当荀彧松了一口气之际,一封特紧快件又带来新的难题:‘汝南黄巾刘辟等叛曹操响应袁绍,袁绍遣刘备将兵助刘辟,郡县多响应,许都以南吏民不安。’
同一时间,阳安都尉李通征收户调以支援后方,朗陵长赵俨劝其不要应一时之急而绝民心,李通说若绵绢不调送的话则难免有闲言。赵俨乃书与荀彧曰:“今阳安郡百姓困穷,邻近城池又叛,民心不稳,乃一方安危之机啊。且此郡人民皆执守忠节,在险境也无贰心,我以为国家宜慰抚他们。而急于敛绵绢的话,何以劝善!”
荀彧审时度势后还是决定请曹操派兵击走羽翼未丰的刘备,只因留守的兵力不足以完成此任务;同时也接纳了赵俨的意见并转告予曹操,以绵绢全数还予民众,上下欢喜,郡内遂安。李通击破群贼瞿恭等,遂定淮、汝之地;曹操收到来信后在旁的曹仁也劝他要趁刘备未能完全把袁绍的兵马掌握变成自己的军队前击破,七月曹操遣曹仁击败刘备并收复诸县,又由西路趋师北上于鸡洛山打败袁绍的偏师韩荀,从此袁绍不敢再分兵。
与此同时刘备和已回到刘备身边的关羽等人逃回袁绍后请兵数千,以出使刘表联合之名南下并联合另一股黄巾龚都聚众数千,曹操不欲再分兵以让绍有可乘之机便遣叶县守将蔡阳攻击,但为刘备所杀。不过今次尽管有赵云的投靠,声势和威胁明显比不上第一次,且正如刘备所言:‘曹孟单车来,吾自去。’曹操日后亲自出征时刘备果然不食言未战先遁,此乃后话。
 
善用兵者,役不再籍,粮不三载,取用于国,因粮于敌,故军食可足也。国之贫于师者远输,远输则百姓贫;近师者贵卖,贵卖则百姓财竭,财竭则急于丘役。……故智将务食于敌,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萁秆一石,当吾二十石。《孙子兵法作战第二》
“人负米六斗,卒自携带五日干粮,人饷一卒,一去可十八日,若计复回,只可进九日。二人饷一卒,一去可二十六日,若计复回,只可进十三日。三人饷一卒,一去可三十一日,若计复回,只可进十六日。三人饷一卒,极矣。若兴师十万,辎重三之一,止得驻战之卒七万人,已用三十万人运粮,此外难复加矣。”而实际上,“人负六斗,此以总数率之也。其间队长不负,樵汲减半,所余皆均在各夫,更有死亡疾病者,所负之米又以均之,则人所负常不蒂六斗矣”,牲口比之人运,虽负多而费寡,然牧不时,畜多瘦死,一畜死,则并所负弃之,较之人负,利害相半。《梦溪笔谈》卷11
古时运输条件落后,按孙武的归纳,粮食耗损率高达95%,就算以在西方最推崇的中国科技的黄金时代---宋,运送粮草都如此艰辛。再看看实际例子(见《通典 食货十 漕运》)如秦征匈奴时,利用比率是1/192;汉武帝修西南道路(这个没有敌人骚扰)也不到2%,所以当得知刘备和韩荀两路大军被击溃后沮授看出北军正面交手不是南军的对手,可以用粮食消耗战拖垮曹操,袁绍一如以往的否决,只是于八月进兵至官渡以北的原武准备发动全面攻势。
尽管曹军能顶住袁军九月的猛烈又一浪接一浪的攻势,但曹操军粮已尽,便做书与荀彧,说欲回许昌引诱袁绍。荀彧便于书上答:‘今军食虽少,但也及不上当年楚汉在荥阳、成皋之间的困境。刘邦和项羽皆不肯先退只因一退就注定败局。公以袁绍十分之一的兵力,画地而守之,扼其喉而不得进,已半年矣。形势危紧时将有突发事件的发生,此乃用奇计的时候,不可失啊。’
把回复交予传令兵后荀彧心情未见好转,曹操有他安慰,但他自己又有谁能助他解决军粮问题呢?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及时雨出现了:
‘令君,李典将军求见。’
只见白发开始出现在美男子荀彧的两鬓,在旁照料起居饭食的唐馨儿心头也痛了起来,但她也知道战斗仍然继续,只能把儿女之情深深埋藏。只听荀彧于尚书台的书案中道:‘快传。’
儒将就是儒将,虽然李典没有夏侯惇他们的那种粗豪,但也有了他们所欠缺的含蓄。看见荀彧的工作环境压力后李典也发自内心的崇敬起来,更加深信自己投对了主子,便把李氏一族的决定通知予荀彧道:‘令君连日来为军饷操劳了,想我家来投后未立寸功,深感惭愧,所以决定损献家财并以部曲护送谷帛以供军需。’
荀彧和唐馨儿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唐馨儿还未定神时荀彧已经回复了平静的心境感谢道:‘李家真不愧是主公的良臣,荀彧在此代孟德多谢李氏的高义。’
再加上荀彧请求由夏侯渊担任督军校尉负责军粮的运输,终于摆脱了累次被袁军抄略粮车的困境。曹操也于此时进行反击,采荀攸之计遣徐晃和史涣西征烧掠袁军粮车数千乘。
十月,荀彧在两年前的预言终于应验了---袁绍鉴于军粮损失惨重遂命曾是西园八校尉之一的淳于琼率兵万人重点把守袁军的粮草命脉集中地乌巢。沮授劝袁绍用蒋奇在外保护又被袁绍否决,许攸建议袁绍乘虚分轻兵星夜袭取许都,袁绍又是不听,一定要先取曹操,恰恰适时许攸的家人犯法被留守邺城的审配抓起来,许攸便把军事机密带到曹营。加上荀攸和贾诩力排众议一致认为可纳许攸之计袭乌巢,当夜曹操率五千精骑人衔牧、马缚口的突击;郭图自以为神妙的围魏救赵之计又被早已严阵已待的曹洪军打退,张郃和高览得知大势已去后干脆投降。袁绍军在收到由被割辱舌的牛马运送回千多具无鼻的袁军尸体这铁一般的事实后士气立即崩溃,曹军大反攻下袁绍父子仅以八百多骑逃回留守后方的蒋义渠。
 
建安五年(公元200年)十月,乌巢(今河南延津境内)的一把火改变了当时中原的命运,史称官渡之战。
《荀彧传》只是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太祖乃住。遂以奇兵袭绍别屯,斩其将淳于琼等,绍退走。审配以许攸家不法,收其妻子,攸怒叛绍;颜良、文丑临阵授首;田丰以谏见诛:皆如彧所策。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三国在线 ( 豫ICP备11015806号 |

GMT+8, 2017-9-25 21:23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