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三国社区 返回首页

李飞的个人空间 http://bbs.e3ol.com/?3168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室迩人远香犹在3

已有 1089 次阅读2009-11-13 12:35 |

第三章 令君留香
兴平二年(公元195年)李傕和郭汜反目自相火并,汉献帝得以东逃并打算回洛阳,身在长安的钟繇立即通知曹操。其后李傕和郭汜也发现少不了献帝便立即发兵追回献帝。
建安元年(公元196年)曹操在贺年节的会议中向重要的幕僚和将领提出了一个问题---争霸天下的下一步是什么?
富于谋略的大胡子将领程昱首先表示意见:‘依情报显示,皇上在杨奉、董承等挟持下离开关中,进驻安邑,如果能趁机迎皇上的话必能取得竞争先机。’
戏志才也表示:‘豫州离司隶最近,不久前我们已攻破陈国赶走袁术,汝南、颍川一带的黄巾贼何仪等虽然归附袁术並赶走周昂,但不是我军的对手,已经被我们所灭。目前有一半以上已在我们的控制,如果要迎皇帝应以雒阳及许最为合适,因此要准备这件工作必先清除豫州境内其它力量。’
曹营首席猛将曹仁则有不同意见:‘虽然张邈的势力已清除,但吕布、陈宫等已趁袁术和刘备交战期间袭得徐州,並和袁术勾结,随时可能再度威胁兖州,因此我认为应先稳定东方战线,彻底摧毁袁术及吕布集团再行经营豫州。’
夏侯惇的意见也差不多:‘纯就军事形势观察, 豫州连接司隶和荆州,目前拥有部分倾向袁术和刘表小军团部署,正好可做为缓冲。清除豫州反而会使自己陷入北方袁绍、东方吕布、南方刘表、西北方关中军团的层层包围中,是相当不利的。’
几乎大部分将领与幕僚都赞同夏侯惇的看法。
曹仁更进一步的表示:‘奉迎天子并不一定有, 董卓便成了众矢之的,以我们现有的实力,挟天子并不见得能令诸侯。万一掌握得不好,未见其利先受其害。’
满宠也表示:‘目前最重要的是探询袁绍的动向,奉迎天子来讲,袁绍最有实力。如果这个时候因此和袁绍闹翻很可能会遭到即时的危机,应审慎估计。’
曹操回答道:‘由冀州传来的消息,袁绍阵营里为了奉迎天子之事见纷歧,尽管沮授力陈利弊,但审配和淳于琼他们力持反对意见,袁绍本人也兴趣缺缺,况且与公孙瓒的战事还未结束,依目前的情况判断,袁绍方面有所行动的可能性不大。’
本来一向温文意雅的荀彧终于忍不住一反常态的大声表示:‘奉迎天子绝非纯为功利,从前高祖东向讨伐项羽便以替楚义帝复仇为由出师正名,因此得到天下诸侯响应。董卓之乱起天子流亡关中,孟德你首倡义兵勤王,只因山东秩序混乱使我们无力兼顾关中。虽然战事连连,但我信相孟德仍然心向皇室, 以平定天下为己任吧! 今皇上脱离李傕、郭汜他们的魔爪,正是大好机会啊!拥护皇上顺从民望,此乃大顺;秉持天下公道以收服豪杰,此乃大略;坚守大义招览人才,此乃大德。即使会遭到围剿也难不倒我们,要不及时决定大计,等到别人有所行动就来不及了。’
全场的目光现在全投在曹操的脸上,只见曹操闭上双眼,不但突然想起以前毛玠也劝过自己迎天子,更想起当年在反董卓联盟时与袁绍的对话:
袁绍曾问曹操:‘如果这次举兵失败,您看我们应以那里作为据点最为合适?’
曹操不答反问:‘本初的意见呢?’
袁绍如实回答:‘我认为我们应以大河以北的冀州山区作为根据地,争取北方游牧民族的协助以南向争天下。’
但曹操不同意袁绍的看法,地利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人和(民心)。的确如荀彧所言,汉帝虽早已名不符实,但在乱世中仍是天下人心,尤其是士人的所繋!
曹操当机立断采纳荀彧、程昱等人之议,最适合建立新朝廷所在地点是许昌,许昌地属豫州,一方面可以使献帝完全脱离西凉军团的影响,一方面又接近曹操故乡谯县,人脉关系厚实, 地方经营乃掌握也较容易。
会议结束后郭嘉对荀彧露出了有意的笑容,荀彧已身心疲累,只报以苦笑,但回家后还是被妻子唐馨儿察觉,说:‘相公,何以笑容中有了一丝无奈痛苦的味道? 发生了什么大事?’
‘......馨儿果真厉害, 唉,是的,盂德已决定迎天子了。’
‘那不是夫君多年的心愿吗?快将实现何解还......’
‘孟德当年匡扶汉室的念头开始变了,他的信念已有动摇,今天的会议到最后我列出迎天子能带来的好处后, 他思量片刻才有所决定,这样下去我和他终有分道扬鏣的一天。’
唐馨儿已整个人依偎在荀彧的怀抱中,说:‘无论怎样馨儿也是不会离开相公的。’
荀彧像克服巨浪台风归来于避风港的渔夫似的喃喃道:‘我一定要趁此良机改变孟德。’
 
曹操遣曹洪率兵西迎天子,但为卫将军董承与袁术将苌奴据险所拒,因不能交战以变成强抢下曹洪不能前进。此时议郎董昭以曹操的名义发信拉拢孤立的杨奉,曹操得以被表荐为镇东将军、袭祖父曹腾的爵位费亭侯。
五月,曹洪与董承军对峙的情况因杨奉和韩暹奉帝东还而结束,本已认为胶着状态将会持续而已准备好东征的曹操被荀彧阻止。
‘文若,当初你劝我先固,今兖、豫二州已在我掌握之中,徐州这个仇为何还不能报?’
‘孟德,袁术自从匡亭之役大败后被逐至扬州,他杀扬州刺史陈温后兼称徐州伯,可见他受挫后已不敢再打兖州的主意了,把目光转移至东方的徐州。长文(陈群)不是已跟孟德说过袁刘交战之时野心勃勃的吕布不会甘于寄人篱下而投袭刘备,鹬蚌相争渔人得利,暂且不攻徐州反而更好。公孙瓒仍能坚守一段日子,短期来不会南下,袁术更陶醉于他的皇帝梦中。孟德亲自迎接皇上才可显示真心为国为民,非主公亲自出马不可。’
当曹操上表三让后局势发生变化:本是阻力的董承患韩暹矜功专恣,便潜召曹操进驻洛阳。曹操入城后趁其它军阀大多在城外之机表奏韩暹和张扬之罪迫走韩暹后纳董昭计,先安抚杨奉后移驾迁都至许,献帝亲自到曹操军营中封其为大将军、武平侯,短短不够五十天天子就在曹操掌握之中,时为建安元年(公元196年)八月。杨奉后悔,来不追击便驻军于司隶河南梁县,但这曹操的心腹大患不久为曹操所败至南奔于袁术。
大权在握后罢三公、杀侍中台崇、尚书冯硕以铲除位高而不为所用的障碍;另一方面封董承为辅国将军、伏完等十三人列侯和追赠射声校尉沮隽为弘农太守以拉拢汉室大臣;对最大劲敌袁绍则采软硬兼施的两面政策,大棒就是以皇帝诏书的名义责袁绍“地广兵多而专自树党,不闻勤王之师而但擅自讨伐”。袁绍诚惶诚恐怕被曹操抓住更多话柄,不得不上书表白反复辩解;胡萝卜就是表袁绍为太尉、邺侯,袁绍耻在曹操之下而表辞,最后曹操让出大将军这空名而自任司空,行车骑将军,百官皆要听命于曹操。
 
尚书令,千石,第三品,掌凡选署及奏下尚书文书众事、总典纲纪无所不统、枢机之发荣辱之主,所居曰尚书台。出征则以行台从,汉犹隶少府,魏时政归台阁则不复隶矣。
 
荀彧进为侍中守尚书令,常居中侍重,曹操征伐在外,军国事皆与彧筹。迎帝都许后不久,局势尚未安定,曹操和相见一刻起就商议如何革新天下而得出的结论方案《陈损益表》终在九月上呈予汉献帝。
表章中提出了十四项改革建议,可惜已失传,不过无疑问的一点是当中包括去掉和减少那些于世无补、于政无益什至害政的旧规陋制,及增加一些适应时势需要的政策与措施。不过据《艺文类聚》卷52所录的主体部分中,“富国强兵、任用贤能”就是核心内容。
《彧别传》就把荀彧历年的的举贤归纳为:
前后所举者,命世大才,邦邑则荀攸、钟繇、陈群,海内则司马宣王,及引致当世知名郗虑、华歆、王朗、荀悦、杜袭、辛毗、赵俨之俦,终为卿相,以十数人。取士不以一揆,戏志才、郭嘉等有负俗之讥,杜畿简傲少文,皆以智策举之,终各显名。
曹操更称:“二荀令之论人,久而益信,吾没世不忘。”就算是史书所称荀所举的败亡不称职者只有扬州刺史严象和凉州刺史韦康二人,严象被孙策军所杀只因建安五年曹操无力兼顾南;韦康更是死守孤城长达八个月之久,无援兵下不想百姓继续受苦才降于马超,二人皆是寡不敌众而亡,非战之罪。
曹操的人才库中荀彧是大股东之一。当曹操迎天子后避难于荆州的赵俨说出了天下士子的心底话:‘曹镇东应期命世,必能匡济华夏,吾知归矣。’后扶持老幼举家询曹操。韩嵩则更露骨的对他主公刘表说只要朝廷任命,他将会赴任而不再持奉刘表了。连避难于辽东的清贤高士邴原也于曹操征乌丸后还往昌国的酒宴中抽空一至。
荀彧、贾诩、郭嘉、沮授和田丰这五位曹袁双方的智嚢团在官渡之战前分析曹操有利的因素, 其中一项正是---正义在奉天子的一方。
 
富国强兵这个在战国时代以来就有的思想概念,在中国古代农业社会中主要就是重农战。任用贤能荀彧一开始就已张罗好人才,问题不大,但经济方面就不大顺利了。当时的情况就如仲长统所写的《昌言》一样:亳强家宅连栋数百、沃田遍野、奴婢千群、部曲万计。
兴平建安年间遇蝗灾,所以环境恶劣至中、小军阀因乏粮而四出寇略,饱则弃余,自行瓦解流离的多不胜数。袁绍得到粮食丰足的冀州军队尚要仰食桑椹、袁术在江淮则靠贝类水产。人民相食州里萧条, 无主荒地极多。
(建安十一年时高干败亡后荀彧便正式召仲长统为尚书郎)
曹操、荀彧、国渊、枣袛、韩浩、毛玠、任峻、司马朗和侯声为成员的经济开发决策小组于许都开了一个对日后中国影响深远的经济会议,只因南北朝以后的民屯便以曹魏的屯田为蓝图。
毛玠打破沉默的发表意见:‘修耕植畜军资, 霸王之业可成。几年前数十万黄巾解甲归田安置于东阿,还是请曾任东阿令的枣大人详细解释。’
枣祗当仁不让的讲解:‘他们在免除力役后生产积极,同时招募的庶民也反应不俗,加以适当的军事训练后可提供大量后备兵员。许都以西的全是无主良田,可以以此作试点推行至全国。’
司马朗表示反对:‘今大乱后民人分散、土地无主,宜复井田。’
枣祗反驳道:‘王莽盲目复古,结果如何?’
司马朗一时无言而对,只有韩浩和议:‘枣大人之言我深表赞同,不过佃科如何?’
枣祗向曹操望了一眼,像是想征得他的认同,回答道:‘僦牛输谷,丰收时不能增收,有水旱灾害要减收,故采分田之术,持官牛者官得六份,民得四份。私牛而官田者与官中分。’
侯声立即反对:‘众皆言当计牛输谷,佃科以定额施行。科取官牛,为官田计。如祗议,于官便,于民不便。’
这也确是事实,已经不是一人向曹操反复申述正反的利弊,曹操一时拿不定主意,便询问他的子房:‘文若,意下如何?’
荀彧恭恭敬敬的回答:‘民屯几年来无再发生民变,社会安定了许多。孟德可设典农中郎将掌管大郡的屯田事务、典农校尉统领小郡,每县由屯田都尉监督。每屯的人数可参考武帝经营西域时的军屯,即五十人。不欲参与者忽强,本是惠民之策别弄成扰民......’
侯声忍不住荀彧的长篇大论打断道:‘令君到底支持定额收税还是按比例?’
荀彧恍如听不到的继续:‘屯田新置免当年租税,二年半之,三年始全额征收,让他们专以农桑为业。同时增加水利建设利民。’荀彧停顿片刻,目光扫视在韩浩、任峻的身上, 仔细打量审视后终道:‘枣大人可由羽林监转屯田都尉,一切如你所议,可增派人手计算收税数目以不扰民,可与韩大人和任大人他们商讨细节。’
侯声还想劝服荀彧,但曹操已宣布会议结束,屯田一事由荀令君全权负责。结果当年仅许都一县就得谷百万斛,继而年年丰收,其后曹操更任命国渊负责推广和主管全国的屯田事务,史称建安中天下仓廪充实,百姓殷足。
 
世事总是很难有完美的,每个人能得到的彷彿只能是用一个瓶子所能盛载的,有得必有失。这一年曹操写信予避难荊州的荀攸征为汝南太守及入为尚书,曹操与荀攸交谈后更发出他是非常人的感叹而拜为军师。侄儿回来但带同的卻还有叔父荀爽的灵柩,连同一齐死于董卓之乱的何颙;荀彧的几位神交之一的郭嘉虽已守丧三年来到许都,但另一个神交戏志才卻天妒英才,命运有时真的讽刺得令人心碎,三年前的场境又再次发生,所不同的只是郭嘉母亲的坟墓变成了戏志才的坟墓,拜祭的人卻由戏志才换成了曹操。
曹操望著在旁的荀彧一眼后就开始审视瘦削身躯脸带苍白的郭嘉、但那双充满智慧的双目卻掩饰不了他的才干,终于试探的问:‘文若和志才也曾多次向孤提及一位能使孤成大业之世奇才,想必就是阁下吧?可能你已猜出孤是谁,但孤还是自我介绍一次,沛国谯人曹孟德,现身居司空,百姓需要你的才华,可否出山助孤王天下?’
郭嘉忍不住身子微震,戏志才会这样评价他倒不奇怪,只是连荀彧也对他这样高度评价也就有点意外了,更对曹操的真心礼贤下士生出好感,看来荀彧当初的决定是对的,曹操此人确是值得辅助的明主,便说出真心话:‘愚乃村野一无才之人,实不敢受此大礼,待我料理完好友的身后事后定会到曹府。’
曹操点头道:‘孤也深深明白丧友之痛,改天再与卿一论当今天下大势,本想继续留下,无奈俗事缠身。文若,你最近辛苦了,今天不用到尚书台,好好休息及与好友一聚吧。’
曹操骑著马后火速回司空府后只留下荀彧夫妇和郭嘉三人,郭嘉不禁吐露出心声:‘曹操确是一值得匡扶之人,尽管当年在徐州一时干了不智的事。文若,想不到你也对我这样的欣赏。’
‘是的,孟德他就是一个天生的领袖,散发出来的独特个人魅力令人无法抗拒;人总会有做错事的时候,宽恕是一种美德。’
‘这一点就是我自愧不如的地方,像祢衡居然说你可借面弔丧(即只有容貌),对象是我的话我已立即出言反讽,你还可以彷彿沒有事发生过,这气度我这一生可能也学不到。’
荀彧只是微笑道:‘只要有理想去追求,任何人也能成为贤者,奉孝你也能办到的。何况我也不是人们想像中那样的仁者,只是比常人多一点慈让。’
日后郭嘉与他的儿子郭奕及夫人闲话家常时被问及对荀彧此人的看法时,郭嘉沉默良久后只能吐出“他是君子”四个大字,其后就解释:‘荀令君地位贵重而能谦冲节俭,有俸禄则赐予宗族旧人,家无馀财(荀攸也是这样)。我虽对令君敬佩有佳,却……算不上太深的交情。可能只因令君他为人做事,不知道为什么,总让人有些亲近不得的。可能……因为他实在太好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三国在线 ( 豫ICP备11015806号 |

GMT+8, 2017-11-21 12:20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