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三国社区 返回首页

李飞的个人空间 http://bbs.e3ol.com/?3168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室迩人远香犹在8

已有 1282 次阅读2010-1-22 19:15 |

第八章 爱恨交集
建安十四年(公元209年)曹操驻兵家乡谯县并顺道练水兵,同时也出肥水,于合肥开芍坡广屯田,更遣大将夏侯渊讨灭卢江贼雷绪,为日后再次下江东作准备。也颂布存恤令抚恤战士损躯将士的家属。这一年,荀悦终于寿终正寝,离别前的遗言是千叮万嘱的要尽一切方法匡扶汉室。荀彧心中又何曾不想呢?但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差别又是多么的遥远、多么的残酷啊!尽管他能信服不再是年幼、急于夺回认为理应属于汉室自己的东西的汉献帝刘协不要操之过急令自己连机会也再无法掌握,但这样连机会也越来越渺茫的苦等难道又是荀彧所愿吗?一念及此荀彧不禁摇摇头,回忆当初在东郡的时候,势力虽弱但和曹操的观念大体是一致的───以匡扶汉室为己任。但最后却越走越远至两条平行线的不归路又岂是二人所愿发生的呢?但事实就是如此的痛苦。
建安十五年,由于周瑜得不到孙权的最终同意令刘备免去被困在京口美人乡的可能性,解决不了后顾之忧,但明知自己攻南郡时所中的流矢箭伤复发,命不久矣,结果只好打一场自己也知道胜算不高的远征西川之战,但不幸死于征途巴丘。继任的鲁肃劝孙权改采与周瑜不同的怀柔政策,一方面劝孙权征南郡和临江郡(后来刘备改名为宜都)予刘备,让其负责西线的防务;另一方面却以程普为江夏太守、将已在刘备手中的长沙郡汉昌县升格为郡并置于孙权的手中,以试图对湘水以东的地区的军事控制、从豫章郡分出鄱阳郡以加强对荆南四郡的实际军事控制,这代表了孙权、鲁肃等东吴高层仍是视刘备这娶了孙夫人的亲家为潜在敌人。
目光回到交州,吴巨赶走了赖恭后与士燮交恶,在刘备同意借道湘江的情况下孙权便遣步骘以外交手段令士家臣服,不服的吴巨被步骘诱斩,交州落入孙权的手中。
赤壁之战后曹操威望大损,他自己也非常清楚忠于汉室之臣的蠢蠢欲动,内忧外患下以《让县自明本志令》作出回应,以达至清除疑虑和重新塑造自己的形象,为进一步巩固和发展自身的权力大造舆论。
‘相公,你看看这曹公的自白吧,他心中还是有汉室的,你不用再……’本来一心欲令荀彧重拾对未来的希望的唐馨儿发现他已经读完,并在沉思中便不敢令他中断思路,静静的等,只因她知道荀彧思索一些大难题后一定会把答案告知予她,今次当然也不例外,荀彧回应道:‘初平之时我所认识的孟德确是一心欲匡扶汉室的,这点我知道,从首倡义兵讨董就明白了。封侯拜相确是士子当时心中所渴望的,征西将军是当时的愿望是发自内心,但恐怕不是现在的孟德了。一身征战四方的功劳是可以肯定的,没有孟德不知有多少人称帝称王也是事实,二袁不在话下,刘焉私作帝服、刘表潜天子之礼祭郊,宗亲也尚且如此。不过……希望真的只安于丞相这人臣之贵,真的只作周公吧。孟德日后定有文章,他居然不找我只因他心里知道我定会看穿他心中真正所想。’
唐馨儿回忆以往的片段,这样的大事确实无理由不与荀彧商讨,答案莫非正如相公所料?是的,几天后踏进建安十六年,曹操退让的封地不仅由儿子接受,且位于魏郡四周作屏藩。魏郡也由十五城扩至三十城,最重要的是以儿子曹丕为五官中郎将,置官属,为丞相副,儿子们开始参与政治。唐馨儿此时当然不知道,只见夫君远望西方,续道:‘孟德现在需要稳定北方和挽回声望,一场恶战将不可避免,马儿今趟有难了。’

邺.铜雀台
‘长倩兄今天何故与伯仁争吵至惊动令叔荀攸荀军师呢?’
‘还不是因令兄曹丕对当今文人成就的评价?就算我不是你的好友也忍不住要说句公道话,丞相纵因地位而不并列于当今文采众之辈中,但论文采子建兄居然榜上无名,这说得通吗?夏侯尚一向与他亲善,故力辩其见解合理,因此路见不平便大吵一场,何况陈琳、王粲、徐干、刘桢、应玚、阮瑀他们六人和子建兄相比下少了一种令人难忘的飘逸,真的要比较的话文采尚在他们之上而不在其下。’
‘长倩兄好像言犹未尽,令叔荀攸对此事的看法你还未说。’
‘是的,子建兄已是平原侯,曹丞相诸子中,曹昂和曹冲已亡,曹彰有余而智不足,其馀的才识更无法与兄相提并论,所以令兄用意是在打压你,明白吗?’
‘丕兄打压我?大家是手足,这样做的动机子建实在不明白。’
‘曹丞相的继位者只有一人,这样子建兄该明白了吗?’
‘但长倩兄你也该知道子建对政治一向是漠不关心的,根本不会与丕兄争权。’
那个长倩内心衡量很久后才把心底所藏的秘密吐出来:‘前晚我们大醉后子建兄说了几句心底话,说如果父相欲代汉的话,子建将誓死相谏,这秘密我连父亲也瞒了不说,如果真的想匡扶汉室的话,’他如全不理面色已变青的子建,续道:‘只要你是曹丞相的继承者,不就可以达成心中所愿吗?’
一柱香经过内心无数次的挣扎后,他终于同意了,这个子建当然是唐朝前被誉为才高八斗的诗仙曹植曹子建,长倩当然就是荀彧之长子荀恽。
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三月,曹操遣司隶校尉钟繇讨张鲁,使征西护军夏侯渊等将兵出河东与钟繇会师共进。舍关中而远征张鲁乃伐虢取虞之计,关中诸将不反而降固是上上大吉, 不行的话张讨鲁之势速使其反,然后得以有出师之名。结果他们真的被迫反,马超更不顾杀母之仇与仇人韩遂合作,忘了老父马腾及兄弟马休、马铁在曹操手中做人质,一同起兵。曹操便以曹仁行安西将军自襄樊一线驱师北上,督诸将与马超等隔潼关对峙,更下了坚壁勿与战的命令;同时以五官中郎将这副丞相曹丕留守邺城,以奋武将军程昱参丕军事,门下督徐宣为左护军留统诸军,以国渊为居府长吏统留事;一切安置停当后五十七岁的曹操于七月出兵。八月进抵后马超联军凭险而拒,徐晃献计渡蒲阪津以迂回敌后,成功后马超遣梁兴五千试图趁徐晃在堑栅未成前迫退徐晃军,不过反被击退,纵渡河时殿后的曹操一度遇上马超追击,但还是有惊无险,马超联军退守渭口。曹操设伏兵于营前,又造浮桥渡渭水,求战不能后关中诸将欲割地求和,却被贾诩献上离间计,士气和军心严重受挫的马超联军被曹操大败,曹操北上追击围安定,十月杨秋投降,十二月班师,留夏侯渊屯长安,张既为京兆尹。建安十七年正月还邺,荀彧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诏曹操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如萧何故事。权力进一步扩大,丞相一职已不再是曹操的上限,封公称王代汉恐怕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论军事能力,自周瑜死后当时已看不出还有谁是曹操的对手;论集团势力更是以曹操居首,汉献帝要重新掌权外援无希望,只有靠内部密谋推翻曹操方行,但这难道是荀彧当初欲遇见的吗?那他大半生的努力到底为了什么?

刘备应刘璋之邀驻兵葭萌实则欲图益州、马超馀众梁兴被夏侯渊讨斩、孙权采张纮之议造石头城徒治建业,同时纳吕蒙之计于夹濡须水口立坞,周遭形势对操统一大业相当不利,他要尽快出兵讨灭孙权或刘备其中一方,但前提就是不会像当初屯官渡时却发现内忧董承,到底在他统治之地中还有多少个有能力发动兵变的潜在者呢?曹操无法估计,实际上他也不敢想,只因他心知初期他的班子中,像夏侯惇他们是因己才拥立献帝;像毛玠他们这些士子却是因拥汉室才同时为自己效力,两者一旦发生矛盾时就是冲突将起之时。这是曹操当初所希望发生的吗?人非草木何况自己这诗人情感丰富,纵然政治战场上需要无情冷酷,对敌仁慈即对自己残忍,妇人之仁绝不容许存在,但私底下能连一分愁伤也没有吗?曹操自问自己做不到,否则就不会在邺城袁绍这个自己童年时的好友的坟前,忆起最终被迫兵戎相见而一时感触落泪。扩权是自保的手段,不但保障了曹家与夏侯家,何况身为领袖的他也要同时对董昭、华歆这些因己才投靠的手下交代,他们对自己的期望有时就迫他无法因应自己的个人意愿而勉强行事,开国功臣从祀祖庙,有谁不想?不安感加上权力欲终于战胜了个人对自己拥汉派的臣子,只是,始终有一人狠不下铁石心肠,他真的要反对的话只好被迫暂时放弃,因此曹操只好先透过同是身在邺城的荀攸,打深一下荀家,尤其是他的子房,没有他在背后默默苦心经营自己的大本营,濮阳之变或官渡之战时曹操早已崩溃。是的,荀彧荀文若的意见,曹操无法完全无视,从铜雀台至荀府的路,他不是第一次走,但今次他仿佛自己走了一个时辰才走完,曹操身边如果有侍卫的话一定满腹狐疑他们的曹丞相今天发生什么事了,曹操心中出现这念头后也不禁摇摇头,他真的不想让他人知道他今天的行踪,想归想,要到的目的地终于到达了。
‘公达,猜到我此行的用意吗?’
荀攸得知曹操连许褚也留在铜雀台,已知道他此行目的是商议极机密的事,西汉开国功臣萧何的待遇曹操已能得到,再上一步的话只能是加九锡进公了,便目不转睛、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丞相是否想提升自己在魏郡的地位?’
曹操暗呼厉害,居然一眼就看破他此行的目的,故意装傻的以退为进诈作不知的反问:‘公达口中所讲的地位指的是什么呢?’
荀攸无奈,为了自保只好表态支持曹操道:‘曹公功劳之大古今少有,高祖虽有非刘姓不得封王的遗训,但没说过不得封公,所以皇上加九锡予曹公也绝不过份。’
曹操心中一喜,他的心头大石以为已经放下了,压不住喜悦许下承诺道:‘公达将是我魏国的尚书令,你们两叔侄同是令君,令叔文若还是朝廷的尚书令,只因我和他同是汉官,与元让一样。’
荀攸虽然明白这是曹操看重荀彧,令他们没有主臣之间的关系,但他们早有过协定,荀攸继续替曹操效力,荀彧他自己不会背叛汉室,连曹操也不能,但他可以当面对曹操说荀彧是不会支持你进封魏公的吗?只好故意不提及,但通知荀彧的信自己又如何下笔呢?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不过荀攸怎样也不可能料到荀彧已经在阅读董昭写给他的信了!

“昔周旦、吕望,当姬氏之盛,因二圣之业,辅翼成王之幼,功勋若彼,犹受上爵,锡土开宇。末世田单,驱强齐之众,报弱燕之怨,收城七十,迎复襄王;襄王加赏于单,使东有掖邑之封,西有灾上之虞。前世录功,浓厚如此。今曹公遭海内倾覆,宗庙焚灭,躬擐甲胄,周旋征伐,栉风沐雨,且三十年,芟夷群凶,为百姓除害,使汉室复存,刘氏奉祀。方之曩者数公,若太山之与丘垤,岂同日而论乎?今徒与列将功臣,并侯一县,此岂天下所望哉!”
这封信可不是董昭一个人写的,是朝中一众亲曹派联名上书的,论资格最佳的选择当然是由荀彧上表汉献帝封曹操为魏公,因此便先试探一下荀彧的口风。不过荀彧阅后只有五雷轰顶的感觉,他最害怕最不想面对最不欲发生的事终于准备酝酿。
在旁的唐馨儿明白荀彧被迫上一个已经再没有转弯余地的地步,但她又能怎样呢?恨自己无力为丈夫分忧,这感觉太熟悉、太可怕了。她只能安慰的建议夫君找荀攸商量他们下一步可以怎样做,但几天后却收到荀攸言及曹操亲自秘密找他商议进位至魏公一事,顿感万念俱灰。纵他可以拒绝上表一事,但这能阻挡箭在弦的事的发生吗?荀彧想,还想得要命,只要有一丝希望能令他力挽狂澜的话,他也愿意一试。他要不惜一切的劝阻反对曹操,就算赔上性命他也愿意。唯一兴幸的是曹植心向汉室,曹操在曹昂死后还未决定自己的继承者,只要献帝还在帝位,汉室至少名义上还存在,自己就算身死希望还未完全断绝。
一个最不愿意会见的曹操终于亲身来到许都,荀彧只能用“曹操本兴义兵以匡朝宁国,秉忠贞之诚,守退让之实;君子爱人以德”,不应该这样,但他自己也知道此时的曹操已经听不进耳了。
曹操号四十万大军出征濡须口后不久,经历过多少次大战役荀彧仍然坚守大后方的他居然以他为侍中光禄大夫持节,参丞相军事,请荀彧从征;又以华歆接替他尚书令一职。荀彧当然明白这是什么的一回事了,在写好一封劝献帝别太冲动,不要在无把握的情况下同意伏完等人密谋对付曹操令自己陷入更恶劣的形势后,是的,是时间出发了。从娘胎一刻起过了五十年,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此生活得很充实,况且又一红颜知己,此生不算虚度了。
‘夫君,何解你不亲自把话当面的跟皇上禀告呢?’
‘我怕,也不想望见陛下,明白吗?我走后你就是一家之主了,膀头的担子希望不会累坏你。’‘馨儿自己懂得照顾自己的,文若不用太担心。’她还是不愿说出心中还隐藏的一句,她已买下毒药,当收到荀彧的死讯后就会伴他,还要赶往孟婆桥,怕他喝下那会忘记前生所发生的事的那碗要命的汤。
往事如尘,人生光景过得真快,这空盒的意思他已经明白了,他不会怪曹操,也许死并不可怕,还是一种解脱,苦口良药生病时已亲身验证过,那唐衣毒药可以亲身一尝了。喝下后意识还是清醒的一刻他忽然想起馨儿,离别前的眼神非常奇突,他从未看过的,只恨当时心事重重没能即时发现,她该不会……可惜他无法再想了。
 
敬侯。不但刘协哭了,还有一个人在看见流星的逝去,英雄泪再次流下,他在想,如果自己当初不踏上争霸之路会否活得愉快呢?这样就不用与自己的好友相斗,第一个是袁绍,第二个是荀彧,这个人当然就是曹操。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三国在线 ( 豫ICP备11015806号 |

GMT+8, 2017-9-21 13:10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