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三国社区 返回首页

李飞的个人空间 http://bbs.e3ol.com/?3168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室迩人远香犹在7

已有 1027 次阅读2009-11-24 12:06 |

第七章 梦碎赤壁
荆州南部,于建安十年受令出兵的交州牧张津累战累败予刘表军,最后更为叛将区景所杀,刘表乘机私署赖恭为交州刺史。当时正值苍梧太守史璜病亡,刘表又遣吴巨代之。曹操在河北无法分身,对此无可奈何,便写信请教荀彧可荐何人牵制刘表在交州的势力扩张,荀彧此时想起身在交州避难的好友袁徽通信中向他提及交址太守士燮学问优博又达于从政,大乱中保全一郡二十馀年疆场无事。最重要的是其弟士壹领合浦太守、士[黄有]领九真太守、士武领南海太守,交氏雄长一州,是最适合的接替人选,其后便任其董督交州七郡、拜安远将军、封龙度亭侯。
荆州北部则由逃亡的刘备把守新野,后受刘表猜疑而令其屯樊城以方便于襄阳监视,曹操出征乌丸时果如郭嘉所料刘表自知才不足以驾御刘备便不纳其提出的乘虚袭许之议。
荆州东部累受江东的孙权复仇,江夏太守黄祖多次兵败后最终被杀,由欲避继母蔡氏追杀的长子刘琦接替太守一职。
另一方面,曹操回邺城后开玄武湖已训练水军,为日后南征江东做准备;同时调整政治架构,仅存的三公,司徒赵温废掉后自任丞相,以求有一个较安定的后方;趁关中的马腾和韩遂交战,使钟繇和韦康和解,更名义上表迁马腾征为卫尉,实则迁其家属至邺城做人质,只留下其子偏将军马超统领其部曲,达到减轻西北方面的压力。更先令张辽屯长社、于禁屯颍阴、乐进屯阳翟,陈兵许都附近以备不测。万事俱备下自馀何时出兵才是良机。
‘刚收到来自襄阳的密探回报,刘表病危,荆州方面暂由蔡瑁一族把持,据闻刘表曾托国予寄居的刘备,文若,你的看法如何?’收到急件后曹操一如以往的贯例,先找他的子房密议和了解一下他对目前形势的真知灼见。
‘丞相,消息来自那里?是否可靠?’
曹操微感诧异,荀彧居然不是一如以往的称其为孟德,取之代替的是多么疏远的“丞相”二字啊!‘文若,你我名是君臣,但实则是朋友,不用像外人般这样称我为丞相。’
荀彧虽然仍是不满其废三公制而采更方便其专权的丞相制,但听出曹操此话确是发自真心,心又开始软了,道:‘主公本来就是位高权重的司空,现在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文若也不由自主的心存敬服,便称主公为丞相。’
曹操还怎会听不出荀彧言外之义是指什么呢?无奈自嘲曰:‘阶下在曹某人有生之年,孤还是其臣子,现身为丞相已是人臣之极,意望已过了。国家无孤的话不知有多少人称王称帝了。但文若你又有无想过孤已是骑虎难下?孤很害怕,只因不知道还有多少个董承在背后,权力加强了只是孤的自保,文若你明白孤的心情吗?何况董昭、华歆他们对孤的期望看来还不只于丞相一职,我也要安抚一下臣子的期望,但又要平衡一下跟随皇上东来的朝臣的情绪,’说到这里曹操目光从荀彧移至窗外遥望南方,‘最重要的是孤不想文若也变成孤的敌人。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荀彧听过曹操的自明心志后低头沉思一会后说:‘孟德,文若明白了,但世受家训的我不可能不忠于皇上,但也不会离开主公,忠与义文若希望能共存。刘表病危的消息是否可靠?’
曹操一扫郁闷之情,回头道:‘来自蒯越,绝对可靠。’
荀彧向曹操分析完荊州的情形后,曹操便纳其计,于七月从宛、叶两地轻裝快速进兵,攻其不备已一举平定荊州。
 
曹操望着他所占领的荆州新版图时,他仿佛有种君临天下之感,事情的顺利出乎他预料之外,也不得不佩服战前荀彧对他的分析:
‘刘表生前已对刘备处处提防,且他本来就舍嫡立庶,属意让其幼子刘琮接替其位,根本不可能发生托国一事。就算确有此事,那也不过是刘表试探或稳定刘备,以确保荆州牧的权力能平稳过渡到刘琮手中。
刘备纵公报刘表的遣言也不可能得到荆州,蔡瑁、张允、刘先他们既全力奉刘琮为嗣,更不惜迫走长子刘琦,实权掌握在他们手里还会让刘备得尝所愿吗?此其一。何况蒯越、傅巽等欲在不久前的宴会中除去刘备,刘备与他们的关系势力水火,所以刘备根本得不到荆州重臣的拥护,此其二。韩嵩、王粲他们心向陛下,欲为京官而不欲抗衡孟德,所以就算发生内斗他们也必请孟德支援他们而献上荆州,此其三。刘备俱俱数千兵力根本统御不了十多万心存狐疑的荆州军,此其四。
刘琦有孙权这背后之忧,不可能心无顾忌的和刘琮争权,刘表将死,所以孟德此时出兵的话,刘琮将会在蒯越他们的劝说下投降。’
嘭嘭嘭,敲门后曹仁和曹纯一同进来了,曹操从回忆中回到现实,询问他们荆州士人、将士的情况:‘所有人也归顺了吗?’
曹仁回答:‘大部分人已臣服,但当中有一名大将闭门不出迎,此人叫文聘。’
‘好的,孤亲自走一趟。刘备现况如何?’
曹纯收到探子回报后答:‘他携同十多万百姓南下,从路线推断,他的目的地应是荆州战略重镇江陵。’
曹操听罢摇摇头道:‘玄德啊玄德,成大业虽已人为本,但你蠢至以为我领虎豹骑追击的话就不能赶上日行十数里的你吗?士兵混杂于百姓内根本发挥不出任何战斗力,兵败身亡纵得民心又有何用?看来你得准备要效法你的先祖刘邦在项王追击时推儿下车来减软车重以增加逃脱的机会了。子孝、子和,你们随我一同请出文聘这名虎将后一同出征,不能让江陵落入刘备之手中。’
曹仁听罢后感到以往和他一起成长的曹操开始变了,以前的他绝不会直呼刘邦之名,而是称其为高祖,看来他已有了让曹家治天下的野心了。好事耶?坏事耶?曹仁不敢再想,事实他也不愿再多想,只因应付眼前急事才是首要任务,匡扶汉室还是当家作主,日后的事了。
‘何故来迟啊?’
曹操一行人亲自拜访文聘家中,文聘出乎意料之外,只得出迎道:‘以往不能辅助刘荆州事奉国家,荆州不再是刘氏之地,但仍想据守汉川保守故土,这样生时不负于百姓,死后无傀于地下,但现在愿望落空,便退隐于家中。只因怀着悲惭,无颜早见丞相。’说后歔欷流泪。
曹操因其之言而怆然道:‘仲业,卿真忠臣也。’厚礼对待后文聘便愿为曹操臣子。
曹操亲率虎豹骑五千,与曹纯、文聘等将一日一夜急行三百里,与当阳之长阪大败刘备军。曹纯俘获刘备两个女儿,赵云只能保护刘备的长子刘禅並杀出重围,张飞据水断桥一时抵挡追兵令刘备一行数十骑得以改走汉津,幸得关羽水师接应到达刘琦的根据地夏口。
曹操的骑兵无法再追击关羽的水师下只好占领南郡,安顿荆州吏民后以刘琮为青州刺史,后改为谏议大夫;封蒯越等十五名亲曹派列侯;释放因亲曹亲得太露骨而被刘表所囚的韩嵩并以其为大鸿胪、蒯越为光禄勋、刘先为尚书、邓义为侍中;以建安十一年张辽攻下的江夏北部数县为江夏郡,并授兵予文聘,使其防御边疆。
从七月出兵到九月平定南郡,只用了短短三个月曹操就瓦解了一度带甲十万的荆州。
 
夏口.刘琦府
‘唉,孔明,看来当初你劝我先行军至江陵的决定是对的。我根本无力保护随我而行的十多万百姓,元直的母亲也不会因此于长坡被捉,令他不得不归到曹操的帐下。’
‘主公別再自责了,現在想的是如何与孙权合力破曹。投靠吴巨这托词无人希望真的变成事实。’
‘孔明,你对孙权使者鲁肃的话,至今未置可否,到底在盘算什么?’
‘鲁肃得知曹军渐近就日夜兼程到达南郡,那时刘琮投降,结果赶至长阪与主公会面,诚意是绝对有的,所以不用担心孙家还会记着孙坚之死,大敌当前他们可以暂时放下仇恨。他对孙权礼贤下士英豪归附,大体没有说错。六郡之地兵粮粮多也是事实,现在没有人比孙权更合适可以联手共同抗曹了。’
‘那孔明还在犹疑什么?’
‘张昭他们本就不愿大汉长久分裂,极有可能劝孙权投降予曹操,所以臣不得不要思量怎样坚定其抗曹之决心。’
许都.尚书府
“不喜得荆州,喜得蒯异度耳。”
在旁的唐馨儿对曹操百忙抽空中所写的言简意赅的信见怪不怪,但发现荀彧面色阴晴不定,吃了一惊追问:‘夫君,此书没有什么异样啊,何解面色这样难看?’
‘现在仍不敢肯定是祸是福,要得到文和或仲德的信才敢判断,孟德这封信中没有提及半句军事方面的行动,我怕他乐观至孙权也会和刘琮一样不战自降,那样的话危机就来临了。’
‘相公,张昭他们心向汉室,将会又变成另一个蒯越的。’
‘问题是孙权不是刘琮,当初听从周瑜之议不遣质入京已看出其野心,不是那种会屈从之辈,孟德以这样的心境和江东精练水师一战,我怕……’话未说完自己也摇摇头。
程昱的信刚巧送抵荀府,荀彧读后叹了一声罢了后就不再说什么,唐馨儿阅后也明白夫君之意了。曹操以为凭一封诈称八十万大军欲与孙权会猎刘备的信就能把孙权吓至投降并斩送刘备之头予曹操,这根本可能的,孙权不是公孙康。
程昱累劝仍改变不了曹操的想法,他更提及曹操在江陵时不像以往般的礼待刘璋的使臣张松,令曹操将征荆州前往来的阴溥和张肃所形成的有利形势可能因此烟消云散,不但以后刘璋不会再遣张肃送叟兵三百及杂御物以示友好,连不战降益州的希望也可能不复存在。日后也成了事实,只因张松不但劝刘璋与曹操断绝来往,更劝他与刘备交好。
江陵.后勤总部
‘贾大人,最恶劣的环境官渡之战时先生尚未面露如此凝重之情,今次孟德廿多万大军配合荆州水师顺流南下,将会与赵(俨)护军所监督的于禁、张辽、张郃、朱灵、李典、路昭、冯楷七军汉江偏军会师于江夏,形势大好,何故……’
贾诩摇摇头的打断了与他一同防卫重镇江陵的后军都督曹仁,说:‘之前文和不是已对大家说出了原因吗?昔破袁氏今收汉南,主公威名远着兼军势浩大;若乘旧楚之饶,以飨吏士,抚安百姓,使安土乐业,则可不劳众而江东稽服矣。’
军粮督运使夏侯淵听后还是不明白贾詡的意思,问:‘贾大人之言,妙才实在不明白,先生也道出孟德威名远着,且又军势浩大,今乘时迫降孙权不是更好吗?’曹仁也点点头,他心中也是这样想。
‘幸好程昱也应看得出孙权是不会投降的,孙权心具帝王之志,根本不是刘琮,他宁死也不从的。现在的形势只是迫孙刘并力抵抗主公。’
曹仁听后不再是这样的乐观,但还是不服气的继续道:‘纵情况如此,袁绍军威之盛尚不是孟德的对手, 孙刘联军根本拿不出十万大军,孟德今次还是胜算极大的。’
‘荆州民心尚未完全归服还是其次,主公连日追赶下已成强弩之末这才是最大的问题。且主公打水战之能如何,大家知道吗?靠短暂于玄武湖训练的水兵和久疏操练的荆州水师所组成的水军,文和却敢保证不是江东水师之敌手。曹将军,这点你应比我更清楚内情,军中疫病情况受到了控制吗?不理怎样,军队战斗力会严重降低是不争的事实。这些不利因素下,胜负还只是五五之数,最糟糕的是主公已萌出骄敌之情,曹将军和夏侯将军,你们对前景如何?所以文和才劝主公休整。’
他们已无话可说,只恨贾诩不是荀彧或郭嘉,否则曹操就不会因与贾诩意见不合就令他屯防后方江陵,否则不是没有机会扭转形势。
樊口.刘备临时军营
得知诸葛亮于柴桑成功坚定孙权抗曹的决心后,刘备放下了心头大石,更想尽快看看东吴的援军和领军者美周郎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物,思量间江东水师也到达了。礼节性的拜会后刘备急不及待的问他最想得知的问题:‘今趟抗曹的军队数目多少?’
周瑜气定神闲的回答:‘三万。’
刘备听后失望的叹道:‘恨少。’
周瑜不为所动,续道:‘兵力已足够,豫州只需观瑜如何破曹即可。’
尽管当晚刘备看淡此战的胜算而暗中分咐关羽和张飞留下两千本部作为兵败后的最后本钱,但决定中国大势之一的一场大会战已箭在弦上,快将于赤壁展开对决。
 
孙刘联军逆水而上,刚好于赤壁遇上曹操主力舰队,短暂接触战后以曹军失利告终,曹操把军队退至北岸的乌林,隔江与周瑜军对峙。
‘夫君,你的回信到达曹丞相之前,恐怕已来不及了。’
‘馨儿,不论如何为夫也要把心中所想表达出来,你明白吗?’
‘就算丞相的水师失利,还有马步军在旁,不会被完全击溃的,且在江夏还有赵俨所监的七军,顾虑太多未必是好事。’
‘先谈江夏一路,孙权已自领大军在背后摆出可随时支援周瑜的声势,汉水河宽只需战船两艘就能隔绝,不需太多水师即可阻绝援兵,且远水救不了近火,七军将受阻于江夏而增援不了孟德。合肥兵马不足,凭蒋济一人守有馀而攻不足。’
唐馨儿听后已心知不妙,但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的问:‘那丞相一路又如何?’
‘虽然大江江面比汉水宽阔,但孙刘联军的军队数量也不少,所以在江中接战的舰只数目相等,那就要看谁的水师是训练精良和主帅临场发挥了。孟德水战经验已不及江东军,首战失利是肯定的。只望回信能在他与敌军对峙时及时赶到,先缓缓退回江陵,待疫情好转后一方面再把握时间训练水师,另一方面以孟德最擅长的陆战先占领夏口以扼守大江,趁敌一时疏忽之时登陆的话大江的天险就不再是孙氏的屏障了。’荀彧说后徐徐望着南方,续道:‘隆冬之时应不会有东南风,只要孙刘联军不是用火攻的话,孟德应不致大败,退兵过程中以孟德之能应不会被追击至损失惨重,元气大伤的。馨儿,你的面色何解突然变得如此古怪,想起什么事?’
唐馨儿面色变得忽青忽红当然有原因,且理由还非常充分,只因她听过她的一位来自柴桑的近身侍婢提及过家乡的风景名胜时说过,当地十二月时会有几天改吹东南风。她当然不知是因为鄱阳湖面与地面的温差下在短暂几天内会一度形成相反方向的地形风,但这也关系不大了,当荀彧静静的听完唐馨儿的话后默默无言。
唐馨儿望着变成石像的荀彧一个时辰后本打算离去,荀彧突然问一句:‘朝廷内暂时好像已听不到反对孟德的声音,是吗?’
唐馨儿奇怪荀彧此时间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但认真思索后还是答了是的这两个字后,荀彧继续透露他刚才所想到的未来局势的判断:‘孟德水师败走后一定会以最快速度趁兵败的消息未传至荆州时赶抵江陵交代曹仁的防务后北归,只因留守荆州的原袁绍军和刘表军对孟德的忠诚尚未能确定,速回可以避免发生内变导致回不了许都;陆战殿后的军队应大多是荆州军队,不过随孟德起兵的精锐旧部仍可能也会受重创,短期内无力再大举用兵,但也不会重蹈袁绍兵败官渡后的崩溃;淮南可能会被辟成第二战场,灊山之贼陈兰和梅成可能会成为孙权拉拢的对象,那时形势将会更复杂。现在要稳住皇上得知消息后可能会做的冲动事情,许都就算能日时为皇上控制,但许都四周仍是皇上控制不了,不是与迅速回来并调动四周军队的孟德之敌手。’
唐馨儿当然明白荀内心的矛盾有多么的痛苦,既不愿曹操败北,也不愿刘协因想摆曹操的控制反招致更大的报复。荀彧自己此时慨叹了郭嘉临终前的遗言,只恨曹操不纳贾诩正确的意见,但一切已太晚了。不久,身在许都的荀彧陆陆续续的收到来自战场的最新情报,曹操因战船颠簸和将士不习舟楫,眩晕不能自抑,结果自己下令用铁链把战船锁在一起,结果被隔江之敌得知,周瑜纳部将黄盖之议决定用火攻,曹操中了黄盖的诈降计,令黄盖数十艘满载薪草膏油的小艇得以轻易进至曹军水寨。长江江面顿时出现无数条活生生的火龙……
 
回想起自己善于用诈降,今次居然因轻敌而深信孙权是袁氏兄弟与刘琮而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被黄盖重创水师,大势已去只好令一部分位于乌林的陆军抵挡孙刘联军,自引残馀水师逆流进江陵,偏偏又于巴丘遇疾疫,结果被迫下令烧毁以不落入周瑜或刘备之手,改从陆路回江陵。却坏事接踵而来,先在云梦泽被大雾弄至一度迷失方向;与华容又遇上泥泞,唯有令老弱残兵负草填平才能令骑兵得以通过,开路卒为人马所踏陷入泥中,死伤甚众。不过最好还是在刘备军的截击包抄前先一步回到南郡,纵吃败仗也不致陷入土瓦解之状。
后悔当初不听贾诩的忠言、懊悔还未因程昱的提醒而从盲目乐观中清醒过来、对要稳定大后方而被迫留下两大智囊荀氏双杰而无奈、英年早逝的郭嘉……想至此忍不住悲哀的叹了一声:‘郭奉孝在,不使孤至此。哀哉奉孝!痛哉奉孝!惜哉奉孝!’在座者无不也因此而感伤今次的败北。
短暂整顿后曹操留征南将军曹仁和横野将军徐晃镇江陵、折冲将军乐进屯襄阳,自率众北归以防叛变。孙权在收到前方捷报后在閠十二月时领军围合肥,但面对刘馥当年营造的坚城一筹莫展,结果一百天后在曹操于巴丘时已遣的援军张喜未到达前被蒋济以一封诈称援兵步骑四万将至的信所骗而退兵。孙权改以拉拢袁术旧部陈兰和梅成以作犄角之势威胁合肥,曹操便令张辽、于禁、张郃等军讨伐,孙权将韩当被臧霸击破令孙权军无法支援,最后以张辽身先士卒冒着箭石危险强攻进山道路险狭、高峻二十馀里的天柱山,解除合肥附近的大患。
曹仁坚守一年后最终以双方伤亡沉重但后援不继已被主动放弃江陵。周瑜纵得战略要地南郡,但相比起刘备以刘琦之名在近乎无抵抗的情况下收降长沙、武陵、桂阳、零陵荆南四郡相比,其后又因分得南郡长江以南之地置公安,不得不说诸葛亮精打细算,刘备成为赤壁之战中最大的斗羸家。
“追惜奉孝,不能去心。其人见时事兵事,过绝于人。又人多畏病,南方有疫,常言“吾往南方,则不生还”。然与共论计,云当先定荆。此为不但见计之忠厚,必欲立功分,弃命定。事人心乃尔,何得使人忘之!”
唐馨儿发现荀彧又在重读曹操败回江陵时所写给他的信,忍不住叹道:‘馨儿明白夫君的慨叹,但往事已过去……’
荀彧打断道:‘为夫明白,懊悔昨天的失利空想无益,非智者所为,只是卧薪尝胆提醒自己别忘记过去的失误,一时察觉不到孟德在平定河北后又不战降荆州有可能轻敌,我也有责任。奉孝之梦和汉室中兴不知因此需推迟多久?’
唐馨儿深切体会到荀彧之痛,可惜他的问题太难答,实际上可能是当时的人无法答。
 
殿定日后三国鼎足之势的著名战役──赤壁之战以曹操失败告终。火不是一人能独享,既能助曹操粉碎袁绍军,也可助他的敌人周瑜击倒自己。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三国在线 ( 豫ICP备11015806号 |

GMT+8, 2017-9-21 13:10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