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三国社区 返回首页

李飞的个人空间 http://bbs.e3ol.com/?3168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室迩人远香犹在6

已有 1100 次阅读2009-11-24 12:03 |

第六章 河北制霸
望著叔父荀爽旁的何颙坟,十多年前的往事沥沥在心头,以前的美少年也已饱历风霜变得成熟稳重深沉,在旁的唐馨儿在夫君荀彧沉思了一柱香的时间后还是如同石像般,终于忍不住的说:‘文若,我们回家吧,我们离乡多年了,身居尚书令的你以后可能再无机会回颍阴的。’
荀彧的头並沒有回过来,只是迷茫的问:‘馨儿,光武帝当年也把臣子私通外敌的信烧毀而示既往不咎吗?孟德于官渡之战后也如光武帝一样,如他是高祖子孙你说是多么美好的啊!階下虽比桓帝和灵帝贤明得多,但还不是孟德的对手。我感到战后孟德的野心比以前大了许多,光看他对战后冀州诸郡大多举城而降后得意和君临城下之情我就感到不安了。孟德终于战胜了宿敌我应高兴才是,但我怎样会有一种大敌还在的不安之感呢?矛盾和迷茫啊!’
‘夫君,你杞人忧天了,想得太多反而不好。’
‘不,光看孟德遣刘馥单身造合肥和表孙权的豫章太守华歆到许都为议郎,參司空军事这两步就带来了两点信息:一,孟德仍保持清醒,知道四周仍有外敌虎视,便加强防备和试探孙权是否暂时臣服于己,结果也是孙权不得不让华歆到许都。二,华歆此人品行不佳,这类人投靠孟德身边多了,难保不会潜移默化改变孟德,开国功臣是 多么的风光啊!唉,光复汉室之路何解这么遙远的呢?!’
建安六年(公元201年)三月,经过官渡长达半年以上的激战,就谷于东平郡安民县的曹操,面对还未到秋后收粮之期曹军粮少而不足与河北相支,曹操欲乘袁绍新破无力反击,以其时间隙用已行僭越天子之礼的为名讨伐刘表。得知曹操的想法后荀彧谏曰:‘今袁绍兵败而部众有离心,宜乘其困平定之;而背离兗、豫二州而远征江、汉,若袁绍收其馀众,乘虚投袭背后的话,则孟德大势将去。’曹操悟后复屯兵于河上,四月渡过黄河奏起反攻的序曲。仓亭之战成功把袁绍赶出黄河第一线后于九月班师回许都,遣张辽和夏侯渊围昌豨于东海,数月攻不下卻由看准昌豨有降意的张辽只身上三公山劝降他;曹操自己则讨刘备与袭都于汝南,刘备闻曹未战而逃,投奔刘表。
建安七年(公元202年)正月曹操把部队带回家乡谯休整,有感于连年征战百姓死亡和土田荒废而发了《军谯令》进行抚恤、授田予牛给百姓、替他们的祖先立庙等。
 
‘报,袁绍身亡。’喜悅之色大多形于司空府中的诸人面上,当中只有少数明白曹操重情重义性格的知心如荀彧、郭嘉忧喜參半,曹操自己更是痛苦,不能这样扫大家的兴致,伤感的思绪只好暂时压下来,回顾四周征询大家对未来下一步应怎样走?
长期收集袁绍情报的程昱站出来把密探带出来的消息回报:‘袁绍废长立幼,由袁尚继为大将军、冀州牧。长子袁谭不服,自称车骑将军並进屯黎阳。静观其变是现在最佳的做法。’
事情的发展也确是如此,被派往安抚袁谭的逢纪在得不满足兵力的要求后就被袁谭所杀,二袁矛盾日益加剧。曹操于九月渡河攻袁谭,袁谭向袁尚求援,不过连场大战后曹操于黎阳击破二袁,曹操于次年三月进围邺城不久纳郭嘉之议暂作伐刘表之势让二袁自行內斗。
另一方面,高干的并州军卻展开反攻司隸的河东郡,荀彧所荐的司隸校尉钟繇以政治压力迫使关中的马腾遣子马超与庞德率兵万人助战,结果成功击退了,庞德更阵斩袁尚所置的河东太守、钟繇的甥郭援,当钟繇看见郭援的头虽然哭了。但当庞德道歉时,钟繇卻道:‘郭援虽是我的甥,但乃国贼也,卿何谢之有!’此战更迫使南匈奴单于投降。
虽有南匈奴的臣服,但这一年曹操卻无法迫使孙权遣质入京,江东已开始不在曹操的掌握中,劝孙权別遣质的周瑜这名字首次出现在曹操他们的脑海中。
至于南方,寄居在刘表篱下的刘表趁曹操与袁氏交战乘虛侵叶县,曹操遣夏侯惇督于禁和李典抵抗,不过夏侯惇中伏败于博望坡,只因李典的救援令刘备退兵。各方的蠢蠢欲动迫使曹操日后无法全力征服河北四州。
这一年,荀彧仍是忙于与戶调和屯田打交道中。
建安八年(公元203年)五月,曹操接纳郭嘉之议后还许都,派将军贾信屯今次北伐的战利品黎阳。日后的结果也如郭嘉所料,二袁正式决裂,开始火拼了。曹操回到许都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表献帝封多年来尽心尽力的荀文若为万岁亭侯,谦虛的荀彧固辞无野战之劳而受之有愧。曹操乃写书予荀彧曰:“与君共事已来,立朝廷,君之相为匡弼,君之相为举人,君之相为建计,君之相为密谋,亦以多矣。夫功未必皆野战也,原君勿让。”荀彧才如萧何般接受爵位。
稍作休整后曹操便出兵征讨刘表,袁谭交锋不利便遣辛毗请降求救,部将多认为刘表强应先攻取,二袁已不足忧虑,但荀攸卻指出刘表不过是四方交战还保守荊土,袁氏占据四州,袁绍以宽厚得众心,若兄弟二人和合,给予复原之机则再难图了,应趁乱一举平定河北。再加上辛毗也道出利害关系,曹操就答应袁谭的请和,更明知袁谭非真心所降,为了安抚他不惜为儿子曹整聘谭女为妻。至于刘表方面,曹操用天子之名升交州刺史张津交州牧,令其出兵零陵加以牵制。
建安九年(公元204年)曹操安抚其心坚其志后为了让他们自耗至最大极限便借于济河遏淇水入白沟以通粮道为名拖延出兵时间,由能利用粮船至便减低军粮的损失,一举二得。围邺城月余不下后便先攻邺城的粮草供应地毛城,以断来自上党的粮道,更攻下沮授之子沮鹄所私的邯郸以进一步孤立邺城。曹操其后更纳徐晃之计重赏举县而降的易阳令韩范和涉长梁岐(注:汉制一万戶以上的县首长称令,一万戶以下的称长)为关內侯以受千金买骨之效,结果不只观望中的袁氏守将望风归降,连黑山贼帅张燕遣使相助,被曹操拜为平北将军。邺城以被重重包围。
五月,曹操毁去土山和地道,改以凿堑周回四十里以围城,起初渠浅至人可以跨越。审配望见一笑置之而不出击争夺。曹操当夜立即加倍兵力掘至渠深二丈后,引漳水灌城。七月袁尚引兵救援又为曹操所破,请降也被拒绝,袁尚将马延、张顗等临陈投降令袁尚军大溃,袁尚奔往中山。曹军便以袁尚印绶、节钺及衣物展示邺城中,用铁一般的事实告知最后的援军希望也已幻灭,城中守兵士气崩溃和沮丧。审配虽誓死顽强抵抗,可惜忠贞之士始终是少数。八月,审配之侄审荣夜开门接应曹军,邺城终于落入曹操手中了。
 
‘馨儿,审配对袁绍故主的忠贞你感动吗?’
荀彧得知审配宁死不仕二主的消息后又再次陷入沉思中,唐馨儿非常清楚明白荀彧对曹操要尽义,但对刘协更要尽忠,连日来他已不是这样思索迷茫中,她恨自己无力替夫君分忧而露出的神伤卻被荀彧发现了,便转移话题的道:‘孟德免除受战乱影响的冀州百姓租赋一年和以戶调来抑豪强兼拼,百姓喜悅。有点像当年高祖入关中与百姓约法三章的得民心......’荀彧不禁苦笑,他真的忘不了,结果只好再说另一件事:‘听说甄宓不但容貌非凡,写的诗如《塘上行》更脍炙人口,堪称乐府诗歌的典范,看来孟德替子桓娶的将会是个贤內助。馨儿,你的看法是怎样?’
‘她是出身自书香世家,人品教养应还不错的。’
‘自己的儿子抢了袁熙的妻子,有如武王伐纣以妲己赐周公一样荒旦!’
孔融突然走进室內,倒吓了唐馨儿一跳,不过荀彧並沒有为他所至而举止有异而回答:‘甄宓是无辜的,她不像妲己这样是红颜禍水,文举比喻不当。’
孔融一时无言而对,只好交代今次入府的目的:‘你猜曹操在邺城上演了一幕什么好戏?在袁绍坟前貓哭老鼠一番。抢了人家媳妇后又安抚袁家並许以供给粮食与赐杂缯絮。’
‘......我看孟德应是感伤于董卓禍国时那段与袁绍共患难、福禍同当的真感情,后来二人的志愿都远大而导致双方最终为了各自的理想而成了彼此间的敌人,惺惺相惜互相尊敬而一时有感而发,不过是神伤陨涕的慷慨英勇之风罢了。’
孔融的连番自讨沒趣后便打道回府后,荀彧对在旁的唐馨儿感慨的说了一句:‘文举这样的言行举止终有一天会为孟德所杀,唉,累劝不改。’说罢也不禁搖搖头。
九月曹操自领冀州牧而不兌现先前对贾诩的支票,更把他徒为太中大夫。所谓的退让兖州牧一职不过是政治姿态,曹操实领兖州和冀州两州。迫于形势高干于十月降曹,曹操虽明知其不是真心但只因他还有实力而暂时不对他用兵,只因眼前要应付的首要敌人是开始收编袁尚军並出兵中山迫走袁尚至幽州的袁谭。
曹操发信责其负约並绝其婚,袁谭在感到自己的孤立后已经知道联曹是致命失误,事态非常严重便决定弃守平原退回南皮。建安十年(公元205年)正月,曹操入平原平定诸县后冒著严寒强攻南皮,久战不利欲退时曹纯谏这战是斗持久,退就败阵。曹操听后亲自桴鼓激励士气,乐进先登上南皮东门,虎豹骑更阵斩袁谭。曹操悬掛袁谭首级与杀掉部图的同时下令从袁氏者既往不咎而安定民心,当中包括不责罚官渡之战前写檄书把曹操祖宗骂至体无完肤的陈琳,更纳郭嘉之议辟青、冀、幽、并名士以为掾属使人心归附。袁熙更倒楣,其手下焦触和张南造反迫走二袁至投靠乌丸,焦触于三月自称幽州刺史率领诸郡太守和县令长及数万众降曹。四月,黑山贼帅张燕率其众十馀万降,封安国亭侯。冀州虽完全平定,但袁氏的最后反撲也慢慢迫近了。
 
一切要重回至建安九年八月曹操攻下邺城领冀州牧那一刻开始,当时曾有人劝曹操复古时的九州,冀州便可兼并大量地区,曹操便可加大其直辖的范围。曹操快要实行时荀彧劝阻说:‘若执行的话,冀州领域可扩至河东郡、冯翊郡、扶风郡、西河郡、幽州、并州之地,因此而被夺地者众多,不久前孟德破袁尚、禽审配,海內震骇,必人人恐自己不能有其地而导致聚众拒守,所以若分冀州的话将令他们动搖投向我们的信念。且人多说关右诸将以闭关自守,若听知消息必以为我们将夺其地。若叛变的话就算有善守者亦会造成威胁,这样的话袁尚有喘息之机,同时袁谭也有贰心,刘表遂保有江、汉,天下未易图啊。愿孟德引兵先定河北,然后修复旧京,南临荊州,责罚不入朝进贡者,则天下知孟德之意,人人自安。天下大定后才议是否复古制,这才是社稷长久之利啊。’曹操会意后暂时作罢。但这也带出一点是既有人建议的话高干会担心自己终有一天会被解除并州刺史一职,所以他静静的加强军力与联络故袁氏臣子以图东山再起。
另一方面荀攸为曹操的谋主而在曹操的身旁,荀彧的哥哥荀衍以监军校尉镇守邺城並都督河北事。
当焦触降曹后不久袁氏故吏赵犊、霍奴等杀幽州刺史及涿郡太守,三郡乌丸也趁机攻亲曹的鲜于辅于犷平。建安十年八月,操讨斩赵犊等后乃渡潞水救犷平,乌丸未战而出塞。曹操主力出击讨乌丸之际轮到高干密遣兵谋袭邺城,幸得被荀衍发觉尽诛之欲內应者。但这一切举动时间配合得这样吻合,完全是早有预谋的。
十月,高干以并州叛,擁兵万馀的张晟于寇崤、渑间和张琰起兵和应。曹操只好遣乐进和李典这偏师先行牵制,两军于壶关口对峙。
河东郡掾卫固及中郎将范先以请求不要征调太守王邑为名而内实与高干通牒,曹操已无力再讨河东郡,只好写信请教荀彧:‘关西诸将,外服内贰,张晟寇乱殽、渑,南通刘表,卫固等因之,将为深害。河东郡是天下之要地也,文若请为孤举贤才以镇之。’荀彧回答:‘西平太守京兆杜畿,勇足以当难,智足以应变。’曹操乃以杜畿为河东太守。结果杜畿到达河东郡令卫固和范先降低戒心並收买人心后掌握回河东郡的实权。高干遣军入濩泽,上党诸县杀长吏,弘农执郡守,卫固等密调兵未至。杜畿坚壁而守,吏民多举城附杜畿,数十日得兵四千馀。卫固等与高干、张晟共攻杜畿不下,略诸县又无所得。此时曹操使议郎张既关中诸将马腾等会击张晟他们並斩张琰、卫固首,郝免余党及复其他们居业。杜畿在河东十六年任內令它成为天下第一郡。
粉碎高干的最后反撲后曹操于建安十一年(公元206年)正月亲征高干围城三月后攻下,高干自入南匈奴求救但单于不受其唆使。高干只得独自一人与数骑逃亡南奔荆州,但为上洛都尉王琰捕斩,并州平定。曹操使梁习领并州刺史。再于八月遣乐进、李典东讨海贼管承;遣于禁讨斩复叛的昌豨。北方大股军事势力均已平定。
 
‘北上太行山,艰哉何巍巍。羊肠坂结屈,车轮为之摧。树木何萧瑟,北风声正悲。熊罴对我蹲,虎豹夹路啼。溪谷少人民,雪落何霏霏。延颈长叹息,远行多所怀。我心何怫郁?思欲一东归。水深桥梁绝,中路正徘徊。迷惑失故路,薄暮无宿栖。行行日已远,人马同时饥。担囊行取薪,斧冰持作糜。悲彼《东山》诗,悠悠使我哀。’
建安十二年(公元207年)二月曹操从淳于还抵邺城,一同从征的荀攸把曹操当时越过太行山远征高干一时有感而写下来的《苦寒行》唸出来,想让大家也感受一下曹操的心境。但和階的场景为荀悅的一席话所破坏了:‘两年前我已有感曹操的专权而写下《申鉴》五篇;去年曹操更废掉齐、北海、阜陵、下邳、常山、甘陵、济阴、平原这八个(刘氏子孙的)王国;今年他回来就作《封功臣令》,光列侯的就有廿多人,免除战死者遗孤的赋役。文若增邑千户至二千,公达破南皮后的陵树亭侯也增邑四百至七百户了。曹操还欲表封文若位至三公,更因长倩(荀彧长子荀恽)已与曹婉(即日后的安阳公主)结成夫妇。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们不但变成了开国功臣了,更有机会成为国戚,对吗?’
荀彧只得报以苦笑,荀攸唯有打圆场的道:‘叔父之言言之尚早,且中原尚未完全平定,离天下粗定之时还有不少时间,我们还有时间扭转形势。’
荀悦闻言后叹了一口气,缓缓道:‘我已踏入花甲之年,恐怕时日无多。’喝下一杯酒后就先行回府,荀彧此时终于可以放下心理枷锁便与荀攸继续探讨目前的形势:‘孟德去年纳董昭计凿平虏渠、泉州渠以通粮运,拥军民十馀户的乌丸实是我们的心腹大患,不得不除。公达你现在也要协助孟德管治冀州而要留守邺城,今次北征全靠奉孝了,但他的身子最近虚弱了很多,看来有需要再替孟德发掘一有谋之士减轻他们的负担才行。子绪(杜袭)、伯然(赵俨)他们只是太守参谋之才,但不是运筹为幄、决胜千里之士,伯达之弟司马懿你看才识如何?’
‘公达与他未交谈过,不敢妄言。据与司马家关系亲密的崔琰对他所下的评价是“聪亮明允,刚断英特”,才干超越其兄。’
‘观察多一段时间后我就建议孟德辟他为司空掾属。时间不早,我们要回许都了。对,我还想顺道拜回奉孝,公达告知我他的住址吧。’
贾诩来投后以自己不是曹操的旧臣却又谋略出众,怕被猜忌而退朝无私交,阖门自守,子孙不结名门,故荀彧无法与他有深交;程昱性格刚戾,多与人不和,有时荀彧就是因他的性格而保持点距离;不过郭嘉虽然不是出身自名门望族书香世家,但其学识无不为荀彧所佩服,尽管他做出很多在当时世俗眼光是放荡不羁的事,但荀彧明白这只是出于真性情罢了。荀彧临别前也要一到郭嘉府中只因他内心出现了一种自己也不明白的不安,这感觉太熟识、太强烈了,就像戏志才永别的时候一样,难道……荀彧不敢再想下去,但他也于用再想,只因他已见到郭嘉了。
‘想不到文若伉俪千里迢迢一至寒府,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奉孝不用对我们这不速之客这样,况且我们只能逗留片刻。’寒暄一会后荀彧察觉郭嘉只是脸带倦意而无大碍便放心了,临走前叮嘱他小心北方的寒冷气候。
这次北伐虽然留下曹操的名古名篇《步出夏门行》,五个部分中尤以东临碣石下所作的一解《观沧海》和四解《龟虽寿》为世所称;但也同时留下曹营上下的遗憾。
 
出兵前曹营诸将如张辽大多认为袁尚未必能令乌丸为其所用,假若刘表乘时袭许都的话就大事不妙,刘备也确是劝过刘表要趁此良机北进,不过正如郭嘉所言刘表这座谈客自知才干不足以驾御刘备而不会用其策。更指出乌丸多年来趁中原混战而劫掠边疆,且袁氏在青冀仍有影响力,大可攻其不备连根拔起。
五月大军抵达河间国易县,郭嘉有感于行军速度缓慢会误大事便劝曹操留辎重以轻兵进击免于敌有防备,虽然很快便进至右北平郡无终(今天津蓟县),但时值夏雨季节军不能进,七月间雨势更大至滨海低洼地区泥泞滞碍不通,“浅不通车马,深不载舟船”,更糟糕的是郭嘉因水土不服而病倒。曹操见此便萌起退兵之念,郭嘉立即阻止并指出觅一响导便可沿古道从平冈出卢龙(今河北喜峰口),达于柳城而避开乌丸军的防守。随军的蓨令田畴恰恰是当地人。曹操诈作离去及命人在滨海道旁立个牌子,上书:“方今暑夏,道路不通,且俟秋冬,乃复进军”达至麻痹敌人之效。乌桓人得知后信以为真就不再作准备。曹军开山填谷五百里,征服了无数个滂沱大雨的日子,辎重补给不充裕下进抵离柳城二百里时乌丸才侦察到曹军的踪影而迫仓促迎击。八月,数万乌丸和袁绍联军骑兵在白狼山与曹军交战。曹军士卒因先前的行军疲劳和大多是轻甲上阵而出现慌张,曹操便任强调“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张辽为先锋,由他身先士卒鼓舞士气,先锋队的曹军精锐虎豹骑更斩下有匈奴冒顿再世之称的蹋顿,此战迫降胡、汉降者廿万口,解除了北方边患和彻底消灭了袁氏势力。九月曹操料定只要他从柳城退兵辽东的公孙康便会因各自的矛盾而斩下袁熙和袁尚的人头並送至自己的面前,后果然应验。走滨海路之时东临碣石山观沧海,十一月进抵易水,代郡乌丸单于普富卢、上郡单于那楼赶来祝贺以示臣服。
但当曹操回到无终时却看见……
十天后许都的尚书府
荀彧忍住心内的激动,好不容易才勉强阅读完曹操写予他的信,在旁的唐馨儿不知所措,只因还是第一次看见荀彧在与曹操通信时露出悲伤的神色,但又不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终完捱至荀彧读完后才从他手中拿到信件:
“郭奉孝年不满四十,相与周旋十一年,阻险艰难,皆共罹之。又以其通达,见世事无所凝滞,欲以后事属之,何意卒尔失之,悲痛伤心。今表增其子满千户,然何益亡者,追念之感深。且奉孝乃知孤者也;天下人相知者少,又以此痛惜。奈何奈何!”
在郭嘉灵堂躹躬后,曹操与连日飞马急奔而来的荀彧只需从大家的眼神中就明白大家心中的有多深,最大的悲痛往往是非笔墨所能形容。一同赶至的荀攸尝试安慰曹操时,他只说:‘各位年纪与孤相约,唯独奉孝年纪最少。平天下后还欲负以后事予他,天妒英才,天命吗?!’
曹操强忍泪水,不肯掉下英雄泪,终于目送至郭嘉下葬的那一刻。当晚,郭奕把郭嘉的留给荀彧的遗书亲手交予他后便离去,荀彧看后点头道:‘以后为孟德出谋献策,他确是最适合的人选,如孟德能接纳文和之计日后应能扫荡群雄,要孟德对文和多加重用和信任才是。’
 
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正月回到邺城,超世之杰的曹操统一北方,踏出他平天下的第一步。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三国在线 ( 豫ICP备11015806号 |

GMT+8, 2017-9-21 13:12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